愛筆趣閣 > 一劍神魔 > 第1385章 給賬結了
  仙君府,一座別苑,鳥語花香。

  在這別苑圓門前,左右各恭立兩排妙齡女子,手端各類茶茗、果品久候。

  瑯琊少主身著白衣,在門前來回踱步,始終不敢踏進,這般情形足足維持了一月有余。

  而此刻。

  別苑內一座山石之上,李念打坐,身前碎裂了好幾枚神源,神能汲取,融入血肉與天輪。

  他在此修煉了一個多月,除了殤無痕、龍莊主和羅宗主的神源,其余皆交給了夢璃。

  他神關圓滿不遠,且體內殘留荒古之靈余力,用不了那么多,而這一個月的修煉,十道輪華之上,天古符文又亮起了一大片,神芒灼眼,熠熠生輝。

  而這一日,別苑中,一道璀璨的霞光直升蒼穹,把仙君府照得通透程亮,整座仙域都能夠看到浩瀚的霞光沖出云霄,神威彌漫,極其恐怖。

  伴隨于此,李念身上第十輪徹底凝實,修為十萬年,神關境圓滿!

  “突破了。”李念隨之一笑,停止了修煉。

  他坐在山石,這石頭氤氳了道意,煥發出一片神芒,并形成了許多繁奧的符文,神意強大,晦澀難懂。

  感受著體內無比澎湃的神力,李念緩緩吐出一口氣,似如釋重負一般。

  帝道證神至此,近二千年歲月間,他修出十萬年道行,如今,再遇到頓悟一縷不朽力的偽仙君,即便不用坨坨出手,他自信有足夠的能力擊殺,而且,自身不會受絲毫損傷。

  當然,像殤無痕這種弱者,與葬雷仙君和九天仙君燕奉天相比,差距還是極大。

  偽不朽與真正的仙君,區別就在于不朽仙力的純度和強度。

  一縷稀薄的不朽力,使用尋常道法,或可摧毀。

  遭遇真正的不朽仙君,對方那磅礴浩瀚的不朽仙力,李念依舊極難抗衡。

  若拼死一戰,他雖然不確定一定戰勝仙君,但目前這修為,也算達到多數叔伯的強度了。

  甚至比起某人,他還超越了些呢,如,齊叔,初見齊叔現身時,覺得好強啊,如今看來,齊叔也就那樣,再見之時,李念反手能把齊叔拍趴在地,如拍周邪風大長老一般,當然,如果齊叔的修煉速度,不如他的話。

  “以如今狀態對戰翼鋒玄赫,我不會再因時間限制而道境消散。”

  眸光涌現戰意,李念有絕對的自信,在自己承受力到來之前,直接斬殺那名八翼后代,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,他神道根基便越深。

  “哥。”歡笑聲傳來。

  李念目光看去,夢璃打坐在另一邊,輪光運轉,八明一暗,神道九輪,完美九萬年雛形,精進一萬年道行。

  而夢璃身下,碎裂的神源要比李念多得多,九絕之中,八人的神源在她手里,包括蝎甲美婦和呼延將軍,以及另外兩位仙域教主的神源,不少十二枚。

  夢璃提升一萬年完美,竟消耗了七枚神關境的神源,可知,神道提升的難度有多大,尋常人想要提升一階,比登天還難。

  “嗯?產能過剩了。”李念看到,夢璃面前還有五枚十萬年神源尚且完好,神能充沛。

  夢璃輕笑,收好剩余神源,一躍落在李念身邊,開口道:“提升一萬年神道修為足以,路漫漫、修遠兮,欲速則不達,急小利則大事不成。”

  剩余寶材,不足以支撐她沖向十萬神關,就算能,她也不會那么做。

  “吾妹成長了。”李念抬手揉揉夢璃的頭。

  “去你的。”夢璃微笑,掐了一把李念肋下,肌膚緊實,似龍鱗鑲嵌,如捏金石,硌的手疼。

  隨即,兄妹的目光一致看向火楓姑娘,火楓也在修煉,手里也有不少神關境的神源,她雖然道行沒有突破,依舊九輪神力,不過,神意更為澎湃,正穩穩朝著十萬完美邁進。

  “恭喜天帝,步入神關之境。”

  別苑之外,許多身影出現,守候足足一月有余,此時見李念修煉完畢,瑯琊少主、柯管家、郭將軍眾人才敢邁進了。

  望著李念身上璀璨的輪光,十輪奪目,閃爍無窮神符,似輝映著洪荒世界的起源,讓人起敬。

  柯管家內心感嘆,此后,劫天帝更強大了,神關不滿,可斬天古血脈,敗偽仙君,今日十萬神關圓滿,說不定,能與真正的不朽仙君碰上一碰,這種實力,放在天諭神王界也是無比耀眼的頂層人物,不愧為萬古罕見。

  “仙域之事,都處理完了?”李念開口道。

  柯管家他們點頭。

  有罪者罰,有功者賞,仙域秩序重新步入正軌。

  至于某些不太好處理的攪事刺兒頭,無形讓其人間蒸發。

  “我做人很實在,他人有惠于我,我必雙倍奉上,有仇則十倍償還。”李念語氣嚴肅。

  他滿心歡喜跑來見媳婦,他等這一天等了千上年,然而,行至中途,路斷了,他那個急啊,換誰心里都不痛快。

  “是啊,天帝真的很實在。”柯管家賠笑,有些尷尬,暗暗給瑯琊少主使個眼神。

  這時,瑯琊少主突然雙膝跪地,對李念行禮道:“晚輩范哲,仰慕天帝之威,感恩天帝之情,叩首請師,跪求天帝收我入門,我愿終生聽從天帝的教誨。”

  李念見狀,瞳孔微縮,審視地上的少年。

  這少年,內心強大,懂隱忍,明是非,秉性不錯,且身懷不朽仙君血脈,地點遠高蒼生不知多少倍,稱得上是個好料子。

  不過……

  “范哲,記住你一路到瑯琊仙境的遭遇,記住那天道場發生的一切,若某一日,你忘卻了初心,像大長老、羅宗主和龍莊主之人,還會出現,這是我唯一可以教你的。”看著少年,李念說道。

  他此去前路未知,肩負家鄉重擔,不知還有多少兇險,點撥一二可以,拜師就算了,因果太大,他怕這少年承受不住!

  少年抬頭,望著李念嚴肅的目光,最終抿嘴點了點頭,再次叩首,隨即起身。

  “唉。”柯管家內心嘆息,顯然,瑯琊少主拜師失敗。

  其實這也正常,劫天帝何等尊貴,可比天古血脈,與諸天神王子齊肩,他們這小小仙君血脈,又如何看得上眼,是他們高攀了。

  “天帝,你要離開這里,前往天諭神域了嗎?”郭將軍開口不舍道,能與劫天帝并肩而戰,實乃人生莫大榮幸,死亦無憾。

  “對。”李念點頭,此間事了,他神關圓滿,也該踏上去見媳婦的路了。

  “天帝,我們沒有什么可以報答你,你把此物收好。”柯管家伸出手掌,掌心是一枚玲瓏袖珍的玉牌,上面烙印著特殊的紋路,似乎蘊含什么寓意。

  “這是什么?”李念問。

  “此乃我家仙主遺物,一向隨身攜帶,仙君臨行前交給了我,原準備留于少主,但我想到,此物或許對天帝有用處。”柯管家把玉牌莊重放在李念的手里。

  玉清仙君,師承神域蒼梧無量座下,乃無量大神的弟子。

  李念此去神域,若有難處,可憑此信物,找到蒼梧大神。

  “原來你家仙君,曾是神王宮的弟子。”李念收好玉牌。

  柯管家點了點頭。

  “聽你所言,玉清仙君前往天古海王界,可知他去干什么?”李念又問。

  長霄神王曾憑殘劍一念追尋,捕捉到叔伯們的氣息,同樣在天古海王界。

  然而,玉清仙君也到了那里,并不幸隕落。

  李念本能感覺,天古海王界似乎有大事發生,不知道叔伯們會不會卷入其中,他有些擔心。

  “老主人什么都沒說,這便不得而知了。”柯管家搖頭,如要查明真相,恐怕得親自往天古海王界跑一趟。

  可是,他們這種修為,去了也無用,仙君能夠隕落的地方,神關境何敢涉足。

  “好吧,此物確實對我有用,卻之不恭了,諸位,告辭。”李念拱手。

  “我等……恭送天帝。”眾人躬身。

  李念點頭,正欲飛身離去,突然想起一件重要事,伸手討要道:“來,你們給我把賬結了,我好趕路,護送費十萬神晶。”

  ……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