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仙途凡修林南秦姝然 > 第82章 我還是我,我不是我!

與此同時。

霧仙洞某處。

雪卉參悟著邪仙功法,而賈名則在不斷折磨海魔王的那一縷殘魂,意圖逼問出魔王功法。

奈何那殘魂死活不說,偏偏還很虛弱,無法搜魂。

若是搜魂,海魔王的殘魂會在第一時間燃燒殆盡,到時還會灼傷到賈名的精神。

在進入霧仙洞數月后,仍是沒太大的進展。

就在這一日,豁然間,海魔王殘魂突如瘋狂大笑起來,吸引了賈名與雪卉的注意。

“賈和尚,你千算萬算,卻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。”

海魔王得意笑道。

賈名臉色疑惑,連忙掐指開始卜算。

海魔王也不葫蘆里賣關子,直接道:“不用算了,本座就告訴你真相吧,其實在你們攻上邀月島之前,本座就已留下了后手,提前分出一縷主魂。

再用這一縷殘魂吸引你的注意,果然你另有圖謀,一得到便躲進霧仙洞,現在……出去可是要在二十年后了。”

賈名臉色有些難看。

一向智珠在握的他,竟然被人給算計了?

不過當時的他,忙著與幾個元嬰期大人物周旋,的確有漏算一籌的可能。

難怪這縷殘魂寧愿遭受折磨,也不愿吐露出任何信息。

原來是留有后手。

如此一來,自己這趟進入霧仙洞,大概是要事倍功半了。

海魔王殘魂繼續道:“霧仙洞里自成一界,算是一處洞天福地,但本座卻能透過界壁,感應到外界的分魂情況。

現在,我的那縷主分魂,已進入你選的繼任人林南之腦海,正在行奪舍之舉。

你創立下的懸廟會基業,便要被本座接手了。

而你得二十年后才能出去,那時的我不但修為盡復,還能把東海攪得天翻地覆,你就算不出來,本座都要殺進霧仙洞,報這血海大仇。”

聽到這里,雪卉不由變了臉色。

林南……

竟然會被海魔王奪舍?

她眼神一黯,眼眶一下紅了起來。

林師弟修為低淺,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魔王奪舍,肯定是兇多吉少了。

賈名雙手合十,幽幽嘆息了一聲。

這一次,他又敗了。

“本以為通天海慘敗,會留給我足夠的教訓。卻不想重蹈覆轍……”

他慨嘆道,“也罷,時也命也。海魔王,你是自己去死,還是老納來幫你超脫?”

海魔王殘魂笑道:“隨你的便,反正我已得手,這縷殘魂,并不重要……”

就在說了這句話的下一瞬,他聲音顫抖,突如驚恐驚駭起來……

……

巨艦中。

林南乍臨突變,心中一片惶急。

沒想到自己竟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,以致面臨被老鬼奪舍的危機。

但事情既然發生了,眼下孤身一人,只能自救。

也顧不上什么了,林南飛速召出體內的銀螺,閃身進入了銀螺空間中。

對方既然對他進行奪舍,自然是做好了準備。

而他唯一能想到的方法,便是銀螺。

一入空間,林南的心念一動,直接來到了空間最上方中央的那團七彩云團一側。

七彩云團,是銀螺的中樞。

如果連它幫不到自己,那自己絕對只有被奪舍一條路可走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腦海里的黑氣吃驚道,“你小子居然還有儲物法寶。不,這是隨身洞府……哈哈,沒想到居然還送給本座一個天大的驚喜!”

半空懸浮的林南沒有理他,摸出一柄匕首,朝著額心慢慢刺入。

以往林南研究過七彩云團,但只能觸摸表面,無法勘探其內部。

這一次,他要以銀螺主人的顱血,溝通七彩云團。

腦海里的黑氣正在蠶食他的靈魂,只這么一小會,就損失了差不多十分之一。

奪舍,并非是完全吃掉對方的靈魂,而是將其整個吞納并融入奪舍者的靈魂里,這樣才不會與肉身發生排異反應。

這便意味著,要將被奪舍者靈魂里的記憶,情緒也整個的消融。

所以需要一些時間。

眼下黑氣太過強勢,林南的靈魂不斷收縮,勉力抵抗。

只是效果一般。

“銀螺……望你,救我。”

林南伸手一彈,將額前精血激射在了七彩云團表面,期冀的自語了一聲。

緩緩旋轉的七彩云團,似乎真的被喚醒了,長期不變的轉速在緩緩提升。

而相應的,空間里的氣流和那些靈性靈液也被帶動,后者凝煉速度變得更快。

突然,七彩云團張開一道裂縫,恐怖的吸力如潮般落入林南腦海。

林南只覺得自己的靈魂被裹挾著,連同外面的黑氣,直接脫離了腦域,脫離了身體,倏忽一下進入了那團彩云之中。

彩云內光怪陸離,色彩萬千,景象千變萬幻,如蜃景一般,直接突破了他的想象力。

林南仿佛看到了遼闊無際的一片大海,廣袤無垠的巨大大陸。

視景再拉遠。

他脫離了大地。

腳下是一座龐大無比的圓形星球,然后是漫天星辰,有強大的存在飛天,有龐大的異獸吞吃星辰,有修仙者煉化星辰……

這一瞬仿佛永恒,又發生在剎那,仿佛在他的思緒里一閃而過。

最后,他和同樣動彈不得的黑氣,陷入了一片充滿寂滅氣息的黑暗里。

一顆眼球,帶著紫金光澤自黑暗中躍現,緩緩睜開了眸子,看了過來。

林南如墜冰窟。

不,比困在冰窟還難受百千倍。

好在他只難受了一會,意識就陷入了昏迷。

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……

等林南再次醒來,他就看到了懸掛著的七彩云團,仍保持著先前的速度在緩緩運轉。

明亮的光線讓他下意識一晃眼,偏頭一看,卻見呂白二女正緊張地守護在自己身旁。

腦海仍是一片困頓與劇痛。

他慢慢喘息,漸而呼吸均勻起來,足足過去了大半個時辰才緩過神,擁有了清醒的意識。

“公子,你怎么樣?能聽到我說話嗎?”

呂依柔焦急呼喚著。

白芳芒也是一臉擔憂,雙手緊緊抓著他的另一只手,連自己的嘴唇咬破皮了都沒有察覺到。

林南掙扎著起身,在二女的幫忙下,盤膝端坐。

“我昏睡了多久?”

他聲音吵啞問道。

“應該有好幾天了。”白芳芒回答。

林南略微一點頭,閉上眼睛,開始沉浸心神,感應靈魂情況。

半晌后,他臉色一變,臉上洋溢起歡喜之色。

他的靈魂不但變大了一圈,強度也提升了好幾倍,思維運轉的速度,也變快許多。

相應的,精神力增加了,也變強了。

再度凝煉靈識的話,他的靈識強度也將是之前的數倍精純。

此外,他發現腦海里多了許多散亂的記憶碎片,有自己孩童時候的,也有一些從未了解和接觸過,甚至還有一些根本不屬于這片天道世界的。

“之前要奪舍我的,竟然是……海魔王?”

“等等,好像,除了海魔王,還有另外一個……誰?祂是誰?”

“是銀螺?”

林南心中大驚,繼而生出無與倫比的疑惑感。

自己是扛過了海魔王奪舍?

還是說,自己實則早在孩童時期,就被銀螺給奪了舍?

那么,自己當前,到底是那個鄉下小子林南,還是銀螺,亦或者是……海魔王?

一時間,林南有些無所適從。

他只覺得每一個都是自己,又或者,每一個都不是自己。

但有一點可以確定,三者靈魂交融在一起,貌似并沒有什么嚴重的后遺癥。

既然如此,那管到底是哪個。

是林南,是銀螺,又是海魔王,又有什么關系。

只要在內心中,仍遵循著自己的善惡是非,管他天道輪回,我又是誰?

想明白了的林南,思緒漸漸的穩定下來。

現在,他不但還活著,甚至還消融了海魔王,以及得到了銀螺的傳承記憶。

其中,有眾多的秘法,有遭人覬覦的魔王功法,甚至還有諸多來自更強大世界的起源秘辛。

突如其來的收獲,讓林南一時無措。

但他明白,自己是徹底要翻身了。

只要不出意外,不出十年,這偌大修仙界的金字塔頂,必將會有他的身影……

思索許久后,林南慢慢恢復了平靜。

他睜眼看向二女,咧牙露出了燦爛笑容。

“放心,我,還是我!”

二女一臉茫然,不明白他在說什么。

出了銀螺空間,外邊甲板上,猛龍等人等在外面。

“主持,我們前天便到黑廟島了,叫過你幾次,得不到回應,只得守在外面。”

猛龍開口解釋。

林南點點頭,目光深沉。

一旁的葉奴兒身軀顫抖了一下,似乎感覺,面前的林南,和幾天前跟自己顛龍倒鳳的林南,很是有些不一樣了。

似乎格外的深沉、內斂,體內擁有了掌控他人生死之能一般。

她乖巧走上前,挽住林南的臂彎,一同等上甲板最前端。

放眼望去,只見前方的島岸上,一座巨大城池已然竣工,宏偉莊嚴,盡顯氣派。

而城中最高的建筑,是九層塔樓,足有百丈之高。

林南的身軀無風自舞起來,腳踩法劍聽雪,載著葉奴兒,飛向了那一座城,飛到了九層塔頂。

他的森冷目光掃過全城,見已有許多人前來,參加他的繼任大典,其中不乏有各方大勢力使者。

在城內數以萬道的目光注視之下,林南沉默良久,最終,以睥睨之勢霸氣開口。

“此城便叫……海魔城!從今天起,本座……林南,便是懸廟會的新主持!”

聲音滾雷一般響蕩,傳徹了整片海域。

一瞬間,波濤洶涌,海浪翻騰。

……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