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無雙小神農 > 第23章 難為情

王院長朝孫名梟說道:“孫老板認為兒子雙手骨折了,和女人做那種事忍不住劇痛,不可能一直瘋狂做下去。”

孫名梟點頭,他就是這樣想的。

王院長接著說道:“我順著這個思路,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推測,如果有人使用醫道邪術,讓兩人的情欲瘋狂大爆發,搞不好兩人真的會忘記疼痛,一次又一次的激烈交合,直到缺氧窒息。”

“世上有這種醫術?”

孫名梟立即質疑。

“這肯定屬于極為高深的醫道手段,可能有人會這個吧,我無法確定。”

王院長表示道。

孫名梟頓時沒了興趣,自言自語道:“那個林東只是個搞茶苗繁育的技術員,不懂醫,更不可能掌握高深的醫術。”

“院長,你說的這種醫道邪術,本質上仍然屬于一種醫術吧?它能殺人,是不是也能救人?”

還沒開口說過話的孫青韻,突然問道。

“當然能,”王院長很肯定地點頭,“這種醫道手段,能隨心所欲調動人的情欲,用于正途,對治療男人天萎、女人石女,完全是手到擒來。”

孫青韻立即瞪大了眼睛,內心大震!

文亮節說林東的醫技高明。

有醫術的林東,如果真的掌握了王院長說的醫道邪術,那一下子就能合理解釋,林東壞掉的子孫根為什么能突然復原,孫正龍和崔嵐為什么會瘋狂交合到死!

“青韻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”孫名梟若有所思,“這樣,你再去調查那個林東,看他是否結識了醫道高手。”

孫青韻點了點頭。

父親雖然受到了她的啟發,但父親缺失關鍵情報,只能猜林東背后存在醫道高手,做不到往林東自己就是醫道高手這上面去猜。

“對了青韻,這次你查到了東西沒有?”

孫名梟問道。

孫青韻猶豫了片刻,然后堅定地朝孫名梟搖頭。

十分鐘后,她避開所有人,包括父親孫名梟,單獨開車出發,直奔省醫科大學……

林東吃過午飯后,坐在床上的涼席上面,保持五心向天的打坐姿勢,按照《雷霆真武訣》修煉。

這門功法是武者的內力修煉心法,林東已經認真修煉過兩次,能催動體內的氣血加速運轉。

光是做這個,便能讓人氣血充盈,紅光滿面,達到極佳的新陳代謝水平。

但要從人級武者晉升為地級強者,光能做到這點沒用,還要學會搬運氣血。

氣血在體內是均勻流動的,這意味著分散得很開。

如果能將大量氣血搬運到一處地方,比如雙手,氣血集聚起來容易形成氣血之力,雙手揮拳轟掌時,力量就是“氣血之力”+“肌肉筋骨之力”了。

這種力量,被稱為內勁。

內勁顯然要比人級武者單一的肌肉筋骨之力,強上很多。

武者擁有內勁,才是突破了人級,進入了地級。

地級強者將內勁凝聚到手上、腳上、頭上等進行強化修煉,便有了類似“鐵砂掌”、“無影腳”、“鐵頭功”之類的武技。

其中厲害的地級強者,內勁足,能存在于全身,只要施展,身上再軟的部位也能變得強如鋼、硬如鐵。

林東有些憧憬那個時候的自己能使出多少花樣。

至于現在,得老老實實學習搬運氣血。

獲得的武技傳承中,有一門叫《奔雷九重勁》的武技,起初靠雙拳施展,林東于是選擇將氣血搬運到雙手部位,正刻苦地練習著。

不知不覺到了傍晚,林東帶著期待起身,來到后院,對著地上的一塊實心磚砸出一拳。

不出所料,這一拳的力道比以前大了一倍都不止,堅硬的磚頭應聲斷成了兩截。

林東又揮拳,拳風震蕩,氣勢十足。

得到強化和改造后的身體,氣血足以媲美地級強者的氣血,所以自己借助《雷霆真武訣》修煉后,很快便凝聚出了內勁。

現在再對上韓六那幫人,自己不用木棍,光用拳頭就能砸飛對手的棒球棍。

“小東,你在做什么,健身嗎?”

母親秦惠柔恰好看到林東在打拳,笑著詢問。

“嗯,在鍛煉身體。”

林東走上來和母親說道。

“小東,你怎么變得不一樣了?”

母親突然說的話,讓林東懵了。

“媽,我沒變啊,不還一個樣么。”

秦惠柔搖頭:“像是突然有了氣場,氣勢很足的感覺。”

“哦,可能是練拳很激烈的原因吧。”

林東意識到,原因在于自己晉升地級后,只顧著施展實力,忘記收斂氣息了。

地級強者除了力量和速度,氣息也比人級武者強出許多。

如果故意針對普通人釋放威壓,威壓能讓普通人色變,甚至將對方壓制得無法動彈,只剩惶恐。

林東于是馬上收斂氣息,恢復到了正常的樣子。

秦惠柔沒再受影響,去廚房做飯了,林東則拿著竹掃把,清掃門前的落葉。

滴滴滴。

葉小葉騎著小摩托,載著一個人來了。

看到是蘇雅后,林東一點也不驚訝。

“放棄吧蘇雅,我不會隨你去醫院做醫學檢查的。”

林東搶先說道。

蘇雅不甘心,繼續爭取機會:“那個檢查做起來很快的,幾步就完成了,你讓我做一次,就一次,我保證以后不再纏著你。”

“相信我,你說的小局部的精細檢查,根本查不出有用的東西,”林東說道,“況且我也難為情。”

“有什么難為情的啊,不就是標準的男科檢查嘛。”

蘇雅掰著手指頭說道,“備皮,觀察形態,手觸分析,驗血分析。就這些了,多么普通和正常啊。”

普通?

林東不這么覺得。

正好葉小葉在,可以讓蘇雅聽聽局外人的看法。

“葉小葉,蘇雅給不是病人的我做這個檢查,如果你是我,你會覺得難為情嗎?”

“又要看,又要用手摸,”葉小葉馬上搖頭,“這豈不是尷尬死?而且那個備皮又是什么意思啊?”

“備皮就是清除體毛,保證皮膚的干凈。像我給林東做這個檢查,最好是剃掉體毛,方便精細檢查。”

蘇雅很自然地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