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無雙小神農 > 第22章 林東被盯上了

孫青韻首先認出了葉蕊蕊。

葉家姐妹花太出名了,現在見到,果然名不虛傳。

就是不知道葉蕊蕊為什么會在林東的家里。

另外一個女生,只比葉蕊蕊大了幾歲,氣質文雅,酒窩加黑框眼鏡,自己有種眼熟的感覺。

回憶了兩秒,突然想了起來。

“我在省醫科大學,覃老教授的辦公室里,見到過你。”

孫青韻記得那次對方穿著白大褂,和其他的年輕人聆聽覃教授講話。

“應該是吧,我沒什么印象了。”蘇雅客氣地說道。

孫青韻點點頭,她也只是隨口一說,隨即就朝林東問道:“我們倆單獨談談,方便么?”

“不方便。”林東直接應道。

孫青韻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,干脆警告林東道:“那我不妨告訴你,我爸懷疑你是殺死孫正龍的兇手!”

林東聳了聳肩:“孫名梟如果有證據,可以讓警察來抓我。如果沒有,他也好,你也好,麻煩滾蛋,這里不歡迎你們。”

“你!”孫青韻沒想到林東一點不畏懼孫名梟,她被林東的強勢懟得很不爽,離開之前怒聲喊道,“你別后悔!”

林東可能很厲害,但林東壓根不知道她父親的手段有多強!

兩個多小時前,她打林東的電話,林東沒接,她趕到廢棄糧站,確認孫正龍和崔嵐死得不能再死。

之后父親孫名梟緊急趕回來,穩住情緒后找醫生詢問孫正龍是否有可能死于他殺。

醫生不這么認為。

于是父親沒讓移動尸體,把她喊過去,向她說出孫正龍今早安排屈小宏開車撞死林東的事。

父親還說,已經問過了石林村的人,確認屈小宏已經死了,林東仍然活蹦亂跳。

而在屈小宏死亡的幾個小時后,孫正龍和崔嵐又突然暴斃!

可是孫正龍兩條手都斷了,再怎么發情,也不可能猛干崔嵐干到兩人雙雙窒息死亡。

父親懷疑孫正龍是被林東設計殺死的,派她來石林村摸清楚林東的底細。

她知道這只是父親對付林東的第一步。

一旦發現林東是兇手,第二步就是殺死林東。

她現在要去找村民詢問,搞懂林東為什么突然成了高手,為什么敢殺人。

十分鐘后,她結束了和一位中年婦女的交談。

對方對林東的了解,還停留在林東子孫根壞了的過去式上面。

她當然要走了。

但這時候路過的一個五十來歲的男人走了上來。

“孫老板,我剛才聽到你們在聊林東的事,我敢肯定,你哥哥孫正龍還有崔嵐都是被林東害死的!”

孫青韻詫異了。

“你是誰?你有這方面的證據?”

男人答道:“我叫文亮節,是村醫。崔嵐是我外甥女。”

原來,文亮節剛剛得知崔嵐死了,正準備回家騎車去廢棄糧站那兒,剛好路上聽到了孫青韻找人問林東的情況。

“證據呢?”

孫青韻再問。

她可不愿白白浪費時間。

文亮節激動地說道:“根本不需要證據!誰不知道林東怨恨孫正龍和崔嵐啊,我不止一次見到林東瘋子一樣咒罵他們!孫老板我跟您說,林東做夢都想殺死他們!”

“你說了半天也拿不出什么證據,我看你是恨林東害得你外甥女名聲掃地,想借助孫家的力量弄死林東。”

孫青韻說完,冷笑了一聲,拉開了車門。

文亮節一下被看穿,站在原地,有些尷尬。

“我問你,林東最近變化很大嗎?”

孫青韻本來要開車走,想著多問一句也沒什么,便問道。

“大。”文亮節毫不猶豫地說道。

“你詳細說。”

孫青韻終于有了傾聽的興趣。

“第一就是,他明明子孫根壞掉了,這兩天卻笑嘻嘻的,他爸媽也不愁眉苦臉了,好像他復原了一樣。”

“第二,他一個搞茶苗繁育的,突然有了高明的醫術,你說奇不奇怪?”

孫青韻聽到第二點,立即問道:“林東會醫術?”

“嗯。像是一晚上學會的一樣。”文亮節說出了方晴的事。

接著又說道,“我作為村醫,說實話根本沒有這么厲害的醫技。孫老板,林東這人處處透著古怪,很詭異,孫家就應該將他抓起來,嚴刑審訊,問出他有沒有殺死孫正龍和崔嵐!”

孫青韻不置可否,問道:“你還有要補充的細節嗎?”

文亮節搖了搖頭,認為自己都這樣慫恿孫家處置林東了,林東肯定要倒血霉,自己能狠狠出口惡氣。

“文醫生,如果你有遺漏的,可以來茶廠直接找我。”

孫青韻很快駕車離開,去找其他村民了解林東的情況。

另一邊,林東家的客廳里,林東和兩女閑聊了一陣后,送她們離開,剛好看到孫青韻的車朝村外的方向行駛。

林東估計孫青韻剛才去找了村民打探自己的情況,現在才出村。

“小東哥,那我們先走了。”葉蕊蕊朝林東揮了揮手。

林東點點頭,看到蘇雅眼神里的探索欲仍然很強烈,知道蘇雅絕對不會就此放棄。

也許,自己晚上睡覺得考慮將房門反鎖一下了?

……

“爸,王院長。”

孫青韻回來,進到孫名梟的辦公室,看到衛生院的院長正接過一杯茶,估計對方應該才來。

“你也坐下來聽一聽,”孫名梟招呼女兒,然后朝王院長問道,“院長,現在還是找不到疑點嗎?”

“對。”王院長說道,“他們沒有服用、注射催情類或者其他藥物,屬于自然狀態下的情欲爆發,只是激情過度,在密閉空間內缺氧窒息了。”

孫名梟搖頭,堅定地說道:“但我也和院長說了,他們都有傷,尤其我兒子兩只手都骨折了,不可能在車上瘋狂做那種事!我兒子是死于……他殺!”

王院長沉默了,辦公室安靜得連掉根針的聲音都能聽到。

片刻后,王院長才開口。

“孫老板,如果硬要說你兒子是被人害死的,據我所知,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才有可能成立。”

“院長請快說!”孫名梟急切地催促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