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無雙小神農 > 第2章 被美少女誤解

原來葉蕊蕊是打算用撩人的手段刺激自己,達到治療病根的目的。

但這種手段就是再激進五倍十倍,對自己也無用。

林東于是答道:“好看是好看,不過這種程度的刺激遠遠不夠,對我而言無效啊。”

“哼,就是嫌我暴露得太少,不夠你看唄!死色狼,大晚上將我姐誘騙過來,想對她圖謀不軌!幸好我提前知道了你約她在這見面!”

女孩突然怒斥林東!

“葉小葉?”

林東頭大。眼前的女孩不是原本要來幫自己治療病根的葉蕊蕊,而是葉蕊蕊十八歲的妹妹葉小葉!

這對姐妹不是雙胞胎,但偏偏樣子、個頭、身材幾乎相同。葉小葉穿著和姐姐相似的衣服,模仿姐姐的說話聲音,剛才將他也騙了。

“葉小葉,你不明情況別亂說。”林東說道,不愿被人誤解。

“我沒亂說!我都試出來了!”

“啊啊啊,林東你個死變態!你那兒都壞掉了,還誘騙我姐姐過來,肯定是想用惡心的手段凌辱她的清白身子,滿足你當不了男人的病態心理!”

葉小葉越說越氣,張牙舞爪朝林東沖過去:“變態男,看我不打死你,替我姐姐出氣!”

急切朝前沖,葉小葉沒留意腳下,不小心踩到地上腐爛的漿果打滑,一頭撞進了林東懷里。

林東下意識摟住葉小葉,雙手似乎抓到了兩團很大的柔軟,緊接著被葉小葉撞得朝后翻落。

噗通,噗通。

兩人從沒有護欄的老石橋上掉進小河中。

水只有一米多深,林東后背和屁股先入水,后腦勺磕到了河底的石頭,林東感覺有溫熱的血流出來,有些疼。

他站起來,伸手摸后腦勺,摸中的卻是一塊發燙的石頭,緊接著石頭里的海量信息沖入腦海,大腦如同爆炸。

《雷霆真武訣》,《古醫經》,《雷霆淬體術》,《武技·奔雷九重勁》,《武技·雷霆破天拳》,《大衍冥想心法》……

遇血被激活的古樸圓石,將儲存的種種武道修煉奧義以及醫道手段,傳承給林東。

同時本身蘊含的精純能量一并供林東吸收,助林東迅速修復和強化肉身。

“喂,你怎么了?”

葉小葉看到林東突然身體一歪,坐回了水里,像暈厥了,雖然討厭林東,但還是馬上拖著林東靠岸。

……

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林東睜開了眼睛,確認自己獲得了一位叫“雷霆圣尊”的無上武者的傳承!

原來泱泱華夏,還有普通人幾乎接觸不到的高級武道世界。

“小東哥,你終于醒了,太好了!”

耳畔傳來一道溫柔悅耳的聲音,林東這才發覺燈光照著自己,自己腦袋正枕在女孩的腿上。

“葉小葉,謝謝你救了我,不過你還是恢復原樣吧,別再假扮你姐了。”

林東相當不適應葉小葉和風細雨一般的溫柔。

噗嗤。

女孩發出了笑聲。

“小東哥,是我啊,蕊蕊。”

“又換人了啊。”林東抬起頭來,“蕊蕊,我剛才是昏迷了嗎?你妹呢?”

葉蕊蕊答道:“你昏迷差不多十分鐘了,我妹妹沒事,只說胸有點疼,加上衣服濕了,已經回家去了。”

林東機械地“嗯”了聲,都沒去思索葉小葉為什么會胸疼,大半注意力在自己的身上。

雖然自己渾身濕了,但身體內部有明顯的火熱感,而且清晰感覺到……局部在復蘇。

機緣巧合得到“雷霆圣尊”的傳承后,收獲的第一個好處居然就是身體康復了!

林東心中狂喜。

“小東哥,我妹妹誤會你是變態男,把你撞進了河里,我先代表她向你道歉。”

葉蕊蕊顯得不好意思。

“這有什么好道歉的。”

林東表示沒關系,倒是想搞懂葉小葉為什么會誤解自己。

葉蕊蕊道出了緣由。

事情和她在微信上跟林東說【小東哥,我晚上八點半會準時到老橋上】,林東回復說【好的蕊丫頭,等你來】有關。

僅僅這么兩句話,葉小葉無意中看到后護姐心切,認定林東大晚上是要誘騙她去沒人的地方,對她圖謀不軌。

當然,這些東西,她也是剛才聽葉小葉說的。

“小東哥,你衣服濕了會不會感冒啊?要不回家換套衣服再回來?”

葉蕊蕊詢問道。

“不礙事,不會得感冒的。”林東應道。

葉蕊蕊“嗯”了一聲,羞怯地說道:“那……那我們開始治療吧。你先把外面的褲子脫了,我去準備一下。”

脫褲子?

林東怔住了。

他看到葉蕊蕊起身往前走,繞過了小電驢的大燈,走到了小電驢后面的陰影中,不知道葉蕊蕊準備在暗處做什么。

“小東哥,你等一等,我很快就出來了。”

葉蕊蕊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林東有些心癢癢,很想知道葉蕊蕊會以什么樣子走出來。

葉蕊蕊說的刺激手段又是什么。

但林東還是打算告訴葉蕊蕊,自己已經好了。

嗡嗡嗡嗡,這時放在橋邊的手機震動了。

“老板娘,你找我聊我爸的事?我爸沒事吧?……好,我馬上過來。”

林東接完了電話,和葉蕊蕊說道:“蕊蕊,星悅酒店老板娘說有事情要跟我當面談,和我父親的保安工作有關,我現在就得過去,你能借我車嗎?”

“當然啊,省得小東哥再回家去騎車。”

葉蕊蕊衣衫完整,從陰影后面走出來,暗道今晚不能幫林東治療病根也沒關系,明晚還有時間。

林東迅速擰干衣褲上的水,只想早點趕到星悅酒店。

崔嵐今晚就住那里,還揚言在3006號房張開腿等著自己,自己一定要去好好制裁那女人一通!

“小東哥,叔叔工作上的事,老板娘為什么要找你去處理啊?”

林東騎上小電驢后,葉蕊蕊坐到后面,小手搭在林東肩膀上,好奇詢問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林東搖頭,腦子里卻想起了老板娘周蕓熠以前幾次和自己打交道時,向自己流露出的,那種想要得到慰藉的渴望之情。

他繼續行駛,將葉蕊蕊送到了家門口。

當來到星悅酒店時,衣服已經被這一路的晚風吹得半干。

四層樓的星悅酒店,是鎮上最顯眼的建筑物之一。

金山鎮在步田縣內只是中等偏下的鄉鎮,之所以還有一家能住宿、吃飯、承接各種宴會的酒店,和金山茶廠關系很大。

孫正龍的父親孫名梟,這幾年將茶葉、茶園觀光旅游、茶文化博物館結合到了一起,配上休閑農家樂、親子樂園等等,吸引了一些游客來這里游玩。

周蕓熠從中發現了商機,建造了星悅酒店,每年春季和暑假期間的生意很好,客人經常住滿。

林東找到正在露天停車場維持秩序的父親林大放,問過后發現父親根本不知道周蕓熠打電話讓他來酒店這事。

林東干脆走進酒店大廳,正要先去一趟3006號房,看到一位身穿白色OL套裙的美艷少婦,在笑意吟吟地朝自己招手。

少婦正是30歲的酒店老板娘周蕓熠。

“林東,我找了個借口叫你過來,其實是給你準備了一樣東西。”

周蕓熠說完,拉著林東進了自己的辦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