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退婚后我被皇叔嬌養了 > 第764章 大結局
  蕭胤坐在養心殿里批閱奏折,顧九齡像個掛件兒一樣掛在蕭胤的脖子上。

  蕭胤不禁唇角微翹,這些日子不知道這個女人遭遇了什么,總感覺比他的小公主還粘人。

  即便是困到了極點,也不敢睡,掙扎著和他說話,甚至撩撥他。

  此時顧九齡幾乎困得要睡著了,還硬撐著,甚至不知道從哪兒找來兩個小棍兒,撐著眼皮。

  蕭胤不得不將奏折放下,將她抱在懷中。

  “蕭胤!”顧九齡情急之下,直呼其名,這是在養心殿。

  兩個人這幾天在鳳儀殿荒唐也就算了,這里可是養心殿,萬一有大臣進來。

  蕭胤高聲道:“關殿門,不論誰來都給朕轟走!”

  顧九齡躺在熟悉溫暖的懷抱中,頓時笑了出來,抬起手緩緩撫過蕭胤棱角分明的臉頰。

  “皇上真的有做昏君的潛質!”

  蕭胤揉了揉她的發髻低聲笑道:“為你一個人發昏,未嘗不可!傾覆天下又如何?”

  “只是為何不敢睡覺?”蕭胤輕輕撫過顧九齡憔悴的臉,低聲問道,眼神嚴肅了起來。

  別的人不了解,以為皇后娘娘就是個可愛歡脫的主,他看得出來她心底的害怕恐懼。

  蕭胤的一句問話,讓顧九齡直接破防。

  她一開始還能笑出來,漸漸笑不出來了,隨后將頭埋進蕭胤的懷中,死死抵著他的胸膛,說出來的話卻讓人聽著心疼。

  “蕭胤,我害怕!我真的害怕!”

  “我之前也不是沒怕過,尤其是孤身一人在潁州鉆地道和八大世家斗,那陣兒其實我也可慌呢!”

  “可那個時候我怕歸怕,但是我一想到你在外面接應我,我就不怕了。”

  顧九齡低聲抽泣:“但是這一年多,就我一個人,我上不著天,下不著地的,我擔心我一閉眼就看不到你和孩子了。”

  “我甚至覺得現在都是我在做夢,是幻覺,真的,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?”

  “蕭胤,我不敢睡……我真的不敢睡!”

  蕭胤聽著心疼的厲害,緊緊攥著她冰冷的手,緩緩拿了起來,讓她的手輕輕撫過自己的臉,隨后貼到了他的心口處。

  “聽到我的心跳了嗎?”

  顧九齡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
  蕭胤低下頭,額頭貼著她的額頭緩緩道:“我的心跳只要跳躍哪怕是區區一瞬,也會讓你聽到,再不分開。”

  顧九齡愣在了那里,蕭胤輕聲笑了出來,將她緊緊抱著,俯身在她的耳邊低聲道:“睡吧,我在,永遠都在。”

  巨大的困意沖擊著顧九齡,那一瞬間她緊繃著的弦終于一點點松弛了下來。

  像個剛新生的嬰兒蜷縮在蕭胤的懷中,眉眼間也舒展開來,從來沒有這般的放松。

  即便是外面蕭胤特別為顧九齡準備的煙花都沒有將她從睡夢中驚醒。

  顧九齡熬的時間太長,窩在蕭胤的懷中給了她前所未有的松弛感,她這一覺睡得很沉,根本不知道外面那些因為她顧九齡而生出的喜悅和熱鬧。

  九月牽著顧二的手朝著宮城的城門樓走去,她是澧朝的小公主,自然尊貴。

  今晚是皇上和皇后娘娘專門設計的煙花會,小公主需站在城門樓上陪同帝后接受臣民的朝拜。

  九月和凌風護在小公主的身邊,小公主不小心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倒,九月忙躬身去扶。

  不想凌風一手一個,直接將九月和小公主一起牢牢抓住。

  小公主拍手開心的笑了出來:“凌統領好厲害!”

  凌風笑道:“多謝公主殿下夸贊!”

  他回頭看向了九月:“你也要小心!”

  九月臉頰微紅,她和凌風也是三天前才成親的,皇后娘娘醒來后說耽擱了他們兩個太久,直接給他們辦了宴席。

  雖然他們兩個是奴婢,可宴會上各家豪門望族都派人來了,帝后的心腹,不巴結怎么成?

  前面走著的是云朵和達沃,兩個人在太子殿下面前顯得有些拘謹。

  顧一早就被立了太子,如今挺胸昂首,小小年紀便有了帝王的威嚴。

  今天太子殿下心情不錯,看著半空中綻放出來的煙花,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向了云朵。

  “云朵姑姑,你什么時候準備嫁人?”

  云朵頓時愣在了那里,這是被太子殿下催婚了?

  她定定看著小小的一個人,被這個小家伙催婚,莫名有點尷尬。

  “回殿下,奴婢不急!”

  顧一掃了一眼一邊站著的達沃,淡淡笑道:“你們兩個都被傷過,可憐吶!”

  太子殿下說罷轉身便走。

  達沃和云朵都愣在那里,這是個什么意思?

  他們看著站在城門樓上的太子殿下,發現這小子很有當帝王的潛質,深不可測。

  此番宮城城門下,各個世家大族的馬車陸陸續續停在了東司馬門。

  一會兒還有盛大的宮宴要舉行。

  柱國大將軍一家最先來了,趙朗下車將金枝扶了出來,趙夫人和趙老爺牽著一對兒孫孫的手笑著走進。

  各家看到趙家紛紛退避讓行,如今趙家從龍有功可是南齊第一軍功世家。

  金枝也從一個孤女變成了一品誥命夫人,在京城的貴女圈子里擁有絕對的地位和話語權。

  林家老太君也回京了,雖然心里還有些不舒服,可一朝天子一朝臣,她得為自己的小孫孫考慮一二,皇家還是要好好打交道的。

  成銘脖子上騎著自己的兒子,成家小公子穿著一身紅綢錦衣,眉眼間和他父親一樣張揚。

  成銘一出生就得了怪病,從小活在暗無邊際的陰影中,此番自己有了兒子,便是極其寵愛。

  若不是林如君一力鎮壓,還真得能養出一個小魔王來。

  陸陸續續又有其他世家大族走到了城門口,皇后娘娘據說還專門請了工匠設計了放煙火的機關,甚至還定了時間。

  眼見著時辰已到,卻不見帝后的蹤影,一個個具是愣在了那里。

  成銘不禁喊了出來:“陛下呢?皇后娘娘呢?”

  “今晚的宴會不是慶祝皇后娘娘終于醒過來的大喜事兒嗎?”

  林如君偷偷扯了扯他的衣袖,讓他嗓門兒不要那么大,畢竟現在君臣有別,低調點好。

  金枝擔心的看向了趙朗:“夫君,不會又出什么事兒了,要不拿著令牌進去瞧瞧?”

  趙朗輕輕攥了攥金枝的手低聲笑道:“夫人放心,那兩人便是天下傾覆,海水倒灌也不會出什么事兒,畢竟壞人活千年嘛!”

  “夫君!”金枝瞪了趙朗一眼。

  正當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,宮里頭傳來旨意,皇后娘娘和皇上歇下了,朝臣和女眷們自行玩吧。

  “什么?”成銘不禁喊了出來。

  趙朗笑道:“也好,今晚沒有人拘著,我們舉杯暢飲便是!”

  “來來來!陪諸位醉飲一場!”

  宴會就設在宮城前搭的彩棚里,方便看煙花表演。

  趙朗端起酒杯,其他人紛紛站了起來,頓時場面熱烈了起來。

  只聽得一聲炸響,一團金色煙花瞬間升空,炸開,四周傳來一陣叫好聲。

  趙朗帶著人停下酒杯,其刷刷沖城門樓上的太子殿下拜了下去,太子說了幾句祝福的話,親自走下來端著羊奶與群臣宴飲,小小孩童竟是沒有一絲慌張。

  四周的賓客,看在眼里,登時心頭安穩了不少。

  一時間,煙火璀璨,觥籌交錯,一派盛世景象。

  京城郊外,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馬車,從這個角度能看到上京的煙火。

  拓拔玉掀起馬車的簾子看向了煙花,聲音沙啞緩緩道:“她醒了嗎?”

  “回陛下的話,今天南齊上下舉行慶祝活動,慶祝南齊皇后娘娘重生醒來!”骨律小心翼翼道。

  拓拔玉放下了簾子低聲笑:“醒了,就好!”

  煙花炸開的聲音,百姓的歡呼聲交織成一片。

  宮城養心殿卻陷入一片靜謐之中。

  甚至還能聽得到南齊皇后輕輕淺淺的呼吸聲,還有南齊皇帝的低聲呢喃。

  “九齡,謝謝你在千萬人中,選中了我,我們再也不會分開。”

  (全文完)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