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通天劍帝 > 第1448章 劍閣保衛戰!(五)
  看著劉長老一步步走向山門,望著那堅定、高大,而又蕭瑟的身影,弟子們都狠狠地擦了把淚水,咬著牙,抿著嘴,含淚背上昏迷的傷員,轉身離開。

  這是劉長老用生命給他們換來的機會,他們決不能浪費,決不能,讓劉長老白死!

  劉長老此刻悄無聲息的回了下頭,朝身后瞥了一眼,看到眾多劍閣弟子開始迅速撤離,不由得松了口氣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。

  這群臭小子,是能明白自己的!

  噠噠噠...

  突然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劉長老不由得腳步一頓,停了下來;剛回過頭的頭,又重新扭轉了回去,朝身后望去,卻赫然發現,失去一條胳膊的李長老,竟然帶著幾名執事,快步走了過來。

  “李長老,你們怎么還不撤退?”

  “哈哈,劉長老,我已經是廢人,離開或者不離開有什么區別?”

  又

  李長老淡然一笑,一邊腳步不停的朝李長老靠近,一邊開口解釋道:“再說了,我怕你在路上一個人走的不安穩,過來和你做伴;你個老東西,別想一個人先走,凡事老子都是第一,所以就是要走,也要老子走前頭才行!”

  “你!唉!”

  雖然后面李長老刻意用了宛若插科打諢般的說笑,但依舊讓劉長老新生感動,眼眶不由得泛紅起來,微微點頭,旋即望向李長老身后的幾名執事,問道:“你們呢?”

  “兩位長老,我們都是孑然一身之人,了無牽掛;此番,能夠隨兩位長老一起上路,倒也落得個痛快!”

  “哈哈,不錯!我等平日里本就多的兩位長老的照拂,以及宗門的庇護,如今也的確是該為兩位長老,為我劍閣出力的時候了!”

  “就是就是!我等先前都是孤兒,打小就食不果腹,備受欺凌;所幸得到閣主和幾位長老的看重,得以進入宗門,尋求庇護;如今,宗門庇護我等一甲子有余,我等報效宗門一次,還賺了呢!”

  幾位執事皆大笑開口,看似灑脫淡定,但卻個個說話之時,面帶堅定。

  “好好好!”

  聽到此話,看到眾人的表情,劉長老會心一笑,自然看出了幾人的意思,也不再多說,反而順著他們的話,打趣道:“如此也好,多了你們幾位,在路上我也不寂寞了...”

  啪...

  劉長老話音未落,一道碎裂聲便陡然響起!

  眾人不由得微微變色,急忙齊齊抬頭一看,只見頭頂那本就搖搖欲墜的護山大陣,此時竟轟然碎裂,金色光芒雨點般落下,宛若天降光雨。

  璀璨,而又絢麗!

  轟隆隆...

  陣法爆炸,巨大的力量席卷四周,揚起百丈風沙!

  “護山大陣破了,殺!”

  “劍閣完蛋了!沖啊!”

  “滅劍閣,重塑神佑!”

  看到劍閣護山大陣崩潰,攻打劍閣的聯軍各宗弟子,不由得激動歡呼起來,聲音震天,吶喊連連!

  與此同時,劍閣對面的山峰上,天道門徐長老得到劍閣護山大陣崩潰的消息,同樣大喜無比,急忙飛奔過來報信。

  “恭喜盟主,賀喜盟主,劍閣護山大陣已經崩潰!”

  徐長老滿臉殷勤,直接開始拍馬屁,道:“盟主,劍閣沒了護山大陣,就沒了抵擋能力,覆滅不過是時間問題;以后,神佑之地就聽盟主您的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馬雄沉也是欣喜無比,猛然站起來,豪氣沖天的吼道:“徐長老,讓所有天道門弟子準備出發,我要親自帶隊,斬殺廉鴻遠,消滅劍閣!”

  “是!”

  徐長老激動的拱手,轉身就去下達命令。

  隨著命令傳達,數千太極圖黑白長袍的天道門弟子,聲勢浩大的開始移動,士氣高昂!

  馬雄沉長身而起,身心暢爽,正準備動手,卻突然有所感,猛地轉頭,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陰影。

  “我發現你了,出來吧!”

  “盟主,是我!”

  隨著沙啞的聲音響起,羊卓步履蹣跚的自虛空陰影中走了出來。

  不過,此時滿身鮮血淋漓的羊卓,就連平時干干凈凈的鬼面面具,也沾染了些許泥土,頗顯狼狽。

  “羊長老,你怎么受如此嚴重的傷?”

  看到此景,馬雄沉頓時滿臉震驚。

  羊卓乃暗星長老,逃跑能力極強,在神佑之地能傷他的人,寥寥可數。

  “咳咳!”

  羊卓半跪在地上道:“啟稟盟主,這都是小傷,在下探查到天乞門和毒蛇組織,帶著兩宗弟子抵達外圍,前來救援劍閣!”

  “什么?這怎么可能?”

  馬雄沉疑惑不解道:“天乞門和毒蛇兩宗,不是相互仇恨,激烈廝殺嗎?怎么可能聯合?”

  眼前要滅掉劍閣時,天乞門和毒蛇奇跡般的聯合了,強烈的危機感不禁浮上他的心頭。

  “一個叫葉無雙的外人,攜帶著黑水玄蛇出現,毒蛇門主陰天地已經認他為主!”

  “葉無雙聲稱,已經聯合神佑之地各大宗門,在劍閣設計了陷阱,想要對您不利!”

  羊卓速度極快把知道的消息說了一遍。

  馬雄沉本來就多疑,聞言臉色更加陰沉。

  “羊長老,你是怎么知道這個消息的?”

  馬雄沉很快便提出自己的疑問,道:“對了,神佑之地還有人能傷著你?”

  “葉無雙身邊有一個修為極高的老者,在下一時不察被他控制住,還好用假死脫身,卻不想聽到他們的談話……”

  羊卓將事情又詳細說了一遍。

  “原來如此!”

  馬雄沉這才恍然大悟,微微頷首,道:“羊長老,你下去養傷吧,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。”

  “敢在我頭上撒野,恐怕找錯了地方!”

  “劍閣我要,神佑之地我也要!”

  話音未落,馬雄沉大手猛握,渾身爆發出濃烈的殺意!

  “是!”

  羊卓激動的站起來,卻絲毫不知道,就在他起身的瞬間,其背后則有一道符文悄然亮起。

  噠噠...

  羊卓才走了幾步,就感覺一股狂暴靈力席卷全身經絡,痛苦不堪的想要強行壓制靈氣波動。

  “羊長老,你沒事吧?”

  馬雄沉看到羊卓發生意外,嚇了一跳,急忙上前攙扶,同時探查發現他體內靈氣陡然失控。

  “盟主,救……救我...”

  羊卓突然眼睛通紅,而后整個眼眶都鼓脹起來,腦袋和身體則瘋狂膨脹。

  “這...”

  馬雄沉大驚,急忙抽身爆退。

  轟!

  下一刻,羊卓整個身子突然爆成一團血霧。

  濃稠的血霧更是席卷四周,率先向馬雄沉飛速襲來。

  “門主小心!”

  “馬門主!”

  “門主!”

  四周天道門長老看到這一幕,皆臉色大變,還以為馬雄沉受到了襲擊,紛紛過來支援。

  “不要過來!”

  馬雄沉此刻低吼一聲,大袖一揮,那團血霧便被靈氣包裹起來,直接推了出去。

  “徐長老,你們帶隊攻擊劍閣,不得有誤!”

  “是!”

  徐長老等人驚訝的看了一眼血霧,領命離開。

  馬雄沉則望著血霧徐徐消失的地方,臉色徐徐難看起來。

  方才的血霧未必是在向他發起攻擊,極有可能是因為羊卓臨死前想要抓住自己這根救命稻草,導致的慣性。

  但,不得不說的是,他此時刻,已經感受不到羊卓的一絲生命氣息。

  換句話說,羊卓...死了。

  而且,死無全尸!

  示威?

  馬雄沉眉頭緊蹙,臉色難看。

  如果,之前他對羊卓的話半信半疑,此刻他的死恰好做出了提醒。

  一個能讓毒蛇組織認主,并且隔空擊殺羊卓的外地人,背景、實力,皆不容小視。

  而如果真如他所說,那些小宗門早已經投靠過去了;今日攻打劍閣,只是一個陷阱...

  該死!

  一念及此,馬雄沉昂首望向戰火紛飛的劍閣山腳,隨著護山大陣被擊毀,各宗殘存弟子都相互攙扶,退了下來。

  苦肉計?

  還是在請君入甕?

  哼!

  只要他以最快速度摧毀劍閣,讓神佑之地的那些小宗門看到天道門的實力,那一切就都還有回旋余地。

  他,還沒輸!

  想到此處,馬雄沉不再遲疑,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,舌綻春雷般喝道:“天道門弟子聽命,誰先攻破劍閣大殿,我將收為親傳弟子!”

  什么?

  此話一出,天道門的眾弟子們,頓時紛紛激動起來。

  如果被門主收為親傳弟子,就意味著一步登天!

  “是!”

  天道門弟子紛紛祭出法寶,化為一道道流光,瘋狂向劍閣進攻!

  馬雄沉則扭頭望向那些小宗門,眸子里多了一些殺意。

  “三長老!”

  下一刻,他擺手招呼三長老別宏爽過來,耳語幾句后,旋即大聲宣布道:“所有宗門弟子,一起殺入劍閣;天道門弟子殿后,任何劍閣之人,不留活口;盟軍之人,退后者斬,妄言者斬!”

  遠處的梁樂志和蒼力言聞言,對視一眼,能看到彼此眸子里的怨毒。

  為了攻擊劍閣,數個宗門傷亡慘重,弟子十不存一。

  可馬雄沉不顧他們死活,還讓他們繼續攻擊,這擺明是在拿他們當炮灰啊?

  其他幾個小宗門的門主,聽到這個命令,同樣如此;彼此之間,更是議論紛紛!

  “我們宗門死了那么多弟子,怎么還讓我們攻擊劍閣,這是不把我們當人看啊!”

  “噓!天道門實力雄厚,滅掉我們易如反掌,你們少說一句?”

  “可天道門也太霸道了,難道連話都不能說了嗎?我就說了,又怎么樣?”

  奪魂宗門主廣鴻寶滿臉漲紅,激動喊了起來,怒道:“既然是盟軍,就應該一起上,護山大陣都被攻克了,憑什么還是讓我們打先鋒?”

  唰!

  突然,一道身形閃過,一個穿著太極黑白長袍的男人,兀地出現在了廣鴻寶身后。

  “嗯?”

  廣鴻寶一愣,驚恐回頭,尚未反應過來,便看到一點寒芒,驟然乍現。

  唰!

  刀光凌厲,呼嘯而過。

  一股腥臭的污血,直沖天際,灑向四周!

  廣鴻寶驚恐的表情凝固,頭顱掉在地上,死不瞑目的緊盯著眾人。

  “這...”

  這一幕,頓時看的眾多門主,盡皆驚恐,死死的看著殺人之人,愣在原地。

  “吾乃別宏爽,天道門三長老!”

  別宏爽臉色蒼白,身材瘦弱,偏偏眉宇之間充滿殺意,大手一抓,憑空將廣鴻寶的腦袋抓到手里,冷冷道:“盟主有命,退后者斬,妄言者斬!”

  “如果你們誰有不滿,可以找盟主告狀!可現在,誰再不跟上大部隊,誰再動搖軍心,立斬,不饒!”

  此話一出,眾人頓時被嚇的敢怒不敢言,只能招呼弟子,繼續前進。

  很快,聯盟大軍便重整士氣,在馬雄沉到來之前,攻入了劍閣山門!

  劍閣矗立在神劍山上,也是神劍山最高山峰;整個山門,更是修建的高達百丈,通體由白玉石修葺而成,雄偉壯麗。

  門頭之上,劍閣兩個大字,蒼勁有力;特別是那個劍字,更是隱隱蘊含著濃烈的劍意,讓人看一眼就不寒而栗,看兩眼毛骨悚然,看三眼如遭重擊。

  顯然,此為劍意高深之人,用劍所書!

  不過,就在這宏偉壯麗的山門之外,一道道喊殺聲震天,一股股刺鼻血腥撲面。

  而已經來到山門前的劉長老等人,正橫刀立馬,霸氣而立;個個冷眼看到無數穿著太極圖黑白長袍的天道門弟子,手持武器,氣勢洶洶帶著各宗弟子,沖殺上來。

  “殺殺殺!”

  “犯我劍閣者,雖遠必誅!”

  劉長老驟然暴喝,渾身氣勢爆發,須發怒張,衣襟飛舞。

  下一刻,他大手一揮,憑空掏出一個九尺高,五尺寬的古樸劍匣,轟然插進地面!

  “九殺劍陣,出!”

  劉長老再次暴喝,大手猛拍劍匣;劍匣咔嚓開啟,九把飛劍化為流光,激射而出,速度極快的飛向沖殺而來的盟軍。

  唰唰唰...

  噗噗噗...

  “啊啊啊!”

  一時之間,慘叫之聲,接連起伏,連綿不絕。

  沖在最前面的數十天道門弟子,還沒有來得及反應,便身體劇烈顫抖,一蓬蓬的血霧飆射而出,轟然倒在地上。

  而在后方的那些聯盟軍的各宗弟子,自然難以幸免,如同砧板魚肉,任由九道流光,肆意收割!

  “擎天之握!”

  就在此時,一聲暴喝驟然響起;只見聯軍后方,帶領天道門前鋒的徐長老,突然咆哮著沖了出來,大手凌空猛握,天空中頓時凝聚一只百丈大手,一把困住九只飛劍。

  “敢殺我天道門弟子,死!”

  下一刻,天道門的徐長老再次暴喝一聲,高舉握住的手,兀地隔空砸向劉長老。

  唰!

  困住九只飛劍的百丈大手,竟保持著握姿,也猛地朝劉長老砸去。

  拳頭未落,拳風震天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