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替嫁新妻裴少今天離婚嗎 > 第2074章
平時休息的時候偶爾還會跟朋友出去打球釣魚喝酒,現在也很少去了,就算去也會帶著寶貝女兒去。
他這模樣,連裴晏舟和韓曜廷都挺吃驚的。
尤其是韓曜廷,完全不能理解。
“禮哥,女兒的魅力就這么大嗎,我約了你五次,你這才賞臉出來一次,大家都說最近都約不動你了。”
裴晏舟輕笑了聲,挖苦,“你懂什么,你禮哥老來得女,當然稀罕的緊。”
“總比某些人,連兒女都沒有。”陸崇禮諷刺了一句,反唇相譏。
“我遲早會有的,現在只是想跟老婆多一點二人世界。”裴晏舟不以為然。
陸崇禮悠哉悠哉的給自己倒了一杯綠茶,“跟朋友出去玩,每次都是那些項目,玩多了其實也沒什么意思,晚上天天泡在酒吧會所里喝酒,還不如回家陪老婆,溫香軟玉,還有可愛的女兒,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女兒有多可愛。”
韓曜廷大為驚嘆,“這要是晏哥我也能理解,換成禮哥......我真是萬萬沒想到。”
裴晏舟想起程溪的一句點評,笑道:“沒想到浪子能回頭是嗎?”
“我算什么浪子。”陸崇禮好笑,“我沒結婚前也就談了兩個女朋友,認識的女性朋友多,但是我也沒在外面亂來過,別人不清楚,你們做兄弟的難道還不了解嗎。”
“也是。”韓曜廷贊同,“禮哥一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。”
“本來就是。”陸崇禮道,“沒結婚前,談女朋友也好,玩也好,都隨便你,但結婚了有孩子了,你就得對家庭負責,再說我都三十好幾的人了,還能娶比我年輕那么多的秦箏,也算是我賺了,男人嗎,不要總是得隴望蜀。”
......
裴晏舟回去后,把陸崇禮說的話告訴了程溪。
程溪聽了笑道:“他倒是活得挺清楚明白的,倒是我小心眼了,覺得他以前是個中央空調,跟這樣的男人在一起不一定靠得住。”
“恐怕秦箏跟你也有一樣的想法吧,崇禮說秦箏對他沒什么安全感。”裴晏舟說。
“時間長了,秦箏早晚會感覺到的。”
裴晏舟輕輕摟住懷里的女人,“那你對我呢?”
程溪仰起干凈明媚的笑臉,目光落在男人英挺的面容上,笑了,“未來一輩子還很長,看你表現咯。”
“我倒是想像崇禮一樣表現,就是我還沒有娃......。”裴晏舟低頭在她唇上摩挲。
“想要娃啊。”程溪低笑,“那你好好努力啊。”
“好啊,那我現在開始努力了。”
裴晏舟把人壓上床。
拖鞋落在地上,臥室內的大燈熄滅了,床頭暖黃的燈亮起,朦朧不清的燈光中,床上身影重疊,只余下令人怦然心跳的聲音......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