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棄妃逆襲:邪王日日追妻忙 > 第1335章 兩心不變(完)
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兩心不變(完)

  說白了,蕭令月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往東宮里跑的。

  密道是一回事,禍水東引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她看準了南燕皇帝和慕容曄勢如水火的關系,用傳國玉璽和刺客做誘餌,直接捅破了這層窗戶紙,引得南燕的皇家父子內/斗。

  這種計謀不算高明,慕容曄肯定也看得明白。

  但這是個陽謀,他看明白了也沒用。

  因為南燕皇帝對他的疑心已經到了一定極限,只要有機會送上門,皇帝就不會放過,一定會順勢打壓他。

  而面對皇帝的打壓,慕容曄能束手就擒嗎?

  不能!

  因為父子之爭,本就是皇權之爭,是你死我活的局面。

  誰都不能退。

  退一步就是死。

  所以,皇帝想打壓,慕容曄就一定會反抗,而他一反抗,又更加會激起皇帝的疑心和殺心,如此惡性循環,最后演變成內/斗。

  皇宮一旦亂起來,朝堂也會跟著震蕩,然后一波波往下傳。

  到時候,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會集中在這對皇家父子身上,都想知道誰是最后的權利贏家,這很可能意味著南燕的權利更替——誰還顧得上小小刺客呢?

  而蕭令月和戰北寒正好從這種混亂中脫身,兵不血刃地讓南燕陷入內亂,然后全身而退。

  “這也算回報了之前慕容曄在北秦作亂,差點傷了你父皇和太子皇兄的事,一報還一報了。”蕭令月對戰北寒說。

  戰北寒深深看了她一眼,倏地勾唇,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。

  “干得漂亮!”

  本以為她能脫身就很不錯了,沒想到她倒是夠狠,自己跑了不說,還順便坑了慕容曄一把。

  這把導火索一旦燒起來,南燕少說要動蕩許久,直到父子兩的爭斗決出勝負為止。

  這無疑會削弱南燕的實力,說不定還能從中有可乘之機。

  不過,這些都不是重點。

  重點是蕭令月這么做,只有三分是為了攪亂混水,七分卻是給戰北寒出氣的。

  蕭令月得意地勾起唇:“那當然,你也不看看是誰干的。”

  戰北寒冷不丁地道:“所以,你是怎么從慕容曄眼皮底下,從他的地盤里脫身的?”

  這個局說來簡單粗暴,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環,就是蕭令月自己。

  她作為刺客,一定要全身而退,從東宮的重重包圍圈里“消失”,才能坐實慕容曄的嫌疑,禍水東引,讓他有口說不清。

  如果蕭令月被禁軍抓到了,那一切就不攻自破了。

  慕容曄肯定也能想到這一層。

  那問題來了——蕭令月是怎么“趁亂”跑出來的?甚至……毫發無傷?

  蕭令月停頓了一下,抬頭看著戰北寒的眼睛。

  他眼里只有純粹的疑惑和不解,卻沒有以前常見的狐疑之色。

  蕭令月心里怔了怔,忽然想起,她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從戰北寒的眼神里看到懷疑了。

  這種發現,讓她心跳不由得加速了幾分,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念頭。

  “戰北寒,你相信我嗎?”

  她很認真地問到。

  ——在她有很多解釋不清的問題下,在她藏著許多事情不敢明說的情況下。

  ——以戰北寒的敏銳和疑心。

  ——他相信她嗎?

  戰北寒眸色微深,瞬間聽懂了她的言外之意,薄唇微微一勾,忽然伸手用力揉了揉她的頭發。

  “信不信并不重要,本王從來沒糾結過這個問題。”

  說信如何?說不信又如何?

  不過是輕飄飄的幾個字,嘴一碰就能說,再一碰又能推翻。

  嘴上所說的信任與不信任,從來都不重要。

  戰北寒微微俯身,狹長幽深的眼眸盯著她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無論你是誰,隱藏了多少秘密,在本王眼里,你只是蕭令月,是翊王府抬進門的王妃,是本王兩個孩子的親生母親。”

  “本王只需要知道這一點,就夠了。”

  所以,任何秘密都不重要,她到底是誰也不重要。

  只要她還是“蕭令月”,還是他戰北寒的王妃,還是他們兩個孩子的母親。

  那,戰北寒就信她!

  不是嘴上輕飄飄的信任,而是實際的行動,正如他可以毫不猶豫地將后背交給她,從未懷疑她有任何居心一樣。

  他們是夫妻,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,戰北寒也沒想過要變。

  至于她……

  她想變也沒可能,從認出她的那一刻開始,戰北寒就沒打算給她反悔的機會。

  兩個兒子都在王府,她還想跑?跑得了嗎?

  蕭令月清楚地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強勢和霸道,驀然意識到,原來這么長時間,只有她在糾結自己隱藏的秘密,為自己的不坦白而感到心虛。

  戰北寒……

  其實早就不在意她隱藏了什么。

  只要她還在身邊,沒想過舍棄他和兩個孩子,也不曾有過任何算計之心,他根本不在意她曾經做過什么,又有多少秘密。

  戰北寒一直都是這樣的人,他強勢冷酷,卻也直白坦然,不屑玩弄手段心思,也從不畏懼別人的手段心思。

  因為他足夠高傲自信,就算蕭令月真的有些小心思,他也能牢牢掌控住她,讓她想跑跑不掉。

  就好像老虎從來不會在乎小狐貍有多少心眼,即使被她狐假虎威了又如何?

  他樂意!

  這就足夠了。

  蕭令月一時哭笑不得,又覺得心頭豁然開朗,仿佛隨著戰北寒的這番話,一直以來隱隱壓在心頭的重石,就這么悄無聲息地碎成齏粉,消失不見了。

  她忍不住伸手攬住了戰北寒,踮腳在他薄唇上親了一下,烏眸里漾起點點星光般的笑意,柔和仿佛沁透了骨子里。

  沒必要再說任何過去的事,戰北寒從未在意,她又何必耿耿于懷。

  他們還有以后,還有未來。

  拋棄過去最好的辦法,從來不是閉口不談,而是扔于腦后,用未來和以后去覆蓋,直到它沉落谷地,消失褪去。

  但就是這么簡單的道理,她卻花了這么多年,都沒想明白。

  戰北寒比她透徹。

  “那接下來,我們可要一起逃命了,在南燕反應過來之前,跑得越遠越好。”蕭令月笑吟吟地說道。

  戰北寒攬住她的腰身,淡淡道:“不是逃命,是回家。”

  蕭令月怔了怔,撲哧一笑:“對,是回家,都出來這么久了,我也想兒子了,是該一起回家了。”

  回北秦,回翊王府。

  回到只屬于他們的家。

  她握住戰北寒的手,男人很自然地與她十指相扣,不留一絲縫隙。

  蕭令月的心仿佛也安穩下來,無論前路有多少坎坷,只要戰北寒在她身邊,只要他們一直并肩站在一起,她都可以無畏去面對。

  十年,百年。

  他們永遠在一起,兩心不變。

  ——

  【正文完。】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