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前妻攻略傅先生偏要寵我 > 第2312章 大結局
    話音剛落,宮銜月突然抓住了顏契的槍。

    這對警方那邊來說,是個好機會。

    狙擊槍的槍聲再次響起,宮銜月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中了一槍,她死死抓著顏契的槍不肯放開。

    槍聲又傳來的時候,顏契抱著她滾了好幾下。

    溫思鶴就跟瘋了一樣,馬上抓住旁邊的人。

    “人質還在,你們就開槍,住手,全都給我住手!”

    現場實在是太混亂了,他們這個時候停下,誰知道顏契會怎么反撲,他剛剛隨便出手,就弄死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槍聲停了一瞬,宮銜月的肩膀在流血,而顏契剛剛護著她,腿上和腰腹都中槍了。

    兩人都有些狼狽,但是宮銜月看到他笑了。

    都這個時候了,他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,“銜月,你說咱們這是不是就是苦命鴛鴦?”

    宮銜月還以為他會震怒,如果不是她剛剛突然發瘋抱住了他拿槍的手,警方是不會動手的,他也不會中兩槍。

    可是在那些子彈射過來的時候,他竟然還是下意識的將她護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懂顏契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她躲在地上,顏契也蹲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警方那邊因為有傅燕城和溫思鶴,以及謝楓的阻止,都沒敢再貿然開槍了。

    顏契的這兩槍不足以致命,但他抬手,用槍抵住了宮銜月的腦袋。

    宮銜月的睫毛顫了一下,還是沒說話。

    他的語氣輕飄飄的,“你知不知道,你剛剛做的事兒,足夠我弄死你一百回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看到顏契將槍抵在宮銜月的太陽穴,都以為他要動手,溫思鶴甚至想要沖過來。

    但他被人拉住了,顏契沒有管那邊,只是看著宮銜月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沒有害怕。

    顏契突然捧住她的臉,狠狠的親了過去。

    宮銜月被拖著走了這么久的路,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。

    吻完,他將子彈上膛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來了,難怪我看你演的電視劇覺得熟悉,小時候我是見過你這雙眼睛的。”

    那樣干凈的事物,最容易吸引他這樣的人渣。

    宮銜月臉上的表情依舊很平靜,她知道自己要死了,但還是什么都不想說。

    幾乎所有人都以為顏契被宮銜月剛剛的行為震怒,這個時候要殺了她,警方也在這個時候勸,說他愿意放過人質的話,可以給他一個機會。

    溫思鶴已經快暈過去了,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往那邊走,可顏契的聲音卻在這個時候傳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過來,我馬上就開槍。”

    溫思鶴只跑到一半,一瞬間就軟了下去,就這么跪在地上,看著那邊。

    顏契覺得好笑,嘆了口氣,眼尾的十字刀疤跟著上揚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間,宮銜月覺得,如果這個人沒有被通緝,如果他是好人的話,應該挺有魅力的。

    十幾歲的顏契,一手洗白顏家所有的灰色產業,他如果不在顏家,那也將是震懾一方的人物。

    溫思鶴太緊張了,以至于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著宮銜月。

    可宮銜月比誰都不害怕死 不害怕死亡。

    那抵在太陽穴上的槍口,沒有讓她有絲毫的退怯。

    顏契猛地將她拉起來,兩人一起走到斷崖的邊緣。

    宮銜月擰眉,“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要掙扎么?你中了兩槍,哪怕跳下去也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“銜月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喊了一聲,語氣難得溫柔。

    “你那天在島上,跟我說想結婚的話,是不是都是騙我的,你從始至終,都沒動過心,對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我對你只有恨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說出最后三個字的時候,將下巴靠在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宮銜月這會兒是面對著所有人的,被顏契從背后抱住,扣在懷里。

    他的下巴靠著她的肩膀,語氣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宮銜月還以為自己就要死的時候,他卻放開了人,“銜月,姐,這個稱呼我蠻喜歡的,我是愛你的,如果我不是顏家人,如果我沒有害死顧佑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張開雙手,眉眼帶笑,“我那個弟弟的眼光確實挺不錯的,別見了吧,下輩子也別見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就往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宮銜月一個人被留在邊緣的時候,還有些懵。

    她下意識的就往下看,但是什么都看不到,山崖下面的云霧還濃烈了。

    她只來記得瞥向他的最后一眼,他的眼里都是嘲笑,仿佛在說,瞧,你也有算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宮銜月聽到了身后的腳步聲,無數嘈雜的聲音。

    她捂著自己的肩膀,轉身看向要跑來的那群人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,竟然是那個說著緬甸語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被警方押著,來到她面前時,用緬甸語說了一大段話。

    但宮銜月聽不懂緬甸語,旁邊懂緬甸語的警員翻譯。

    “他說你脖子上掛著的那個哨子,是顏契自己做的,你的那只被他毀了,他連夜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出來。”

    宮銜月沒說話,終于看到了要走過來的溫思鶴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還是說了一句,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溫思鶴剛想說,沒事了,一切都會好的。

    “溫思鶴,你說過,我想做什么都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別做傻事!”

    宮銜月已經站在了最邊緣,只覺得這里的風景挺不錯的,“我一直沒有告訴你,你當年做心臟手術,那顆心臟是顧佑的。”

    溫思鶴只覺得腦子里“轟”的一聲,她就像是一只蝴蝶,跟著墜入了云霧最深處。

    看,宮銜月永遠都是最殘忍的,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,溫思鶴有什么臉跟著跳,他這條命竟然是顧佑給的。

    緬甸語的男人又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句,警員繼續翻譯。

    “他說顏契讓他轉告你一句話。”

    這話顯然是對著溫思鶴說的,“你輸了。”

    因為那兩個人都敢去死,唯獨溫思鶴死不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愛宮銜月,就會讓顧佑的心臟好好的。

    畫地為牢,至此一生。

    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