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偏要搶姜明珠周禮 > 第1209回 合作很愉快

而另外一邊,明悅也已經收到了姜若和南絮打聽來的結果:陳博遠只來北城出差這一次,他近期手上的項目主要集中在海城和港城,北邊不是他負責的區域。
明悅得到這個消息以后,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。
姜若和南絮順帶還跟明悅說了一下打聽到的其他事情——陳博遠在在海城的一家投行上班,好像晉升挺快的,已經是區域負責人了,領導在重點培養他。
明悅聽見這些的時候也不意外,陳博遠本來就是個很優秀的人,當時他還在實習的時候,明悅就知道他未來發展差不了,那個時候她還天真地幻想過,陳博遠回國之后去北城工作。
過了一年多再回看當時的想法,明悅覺得還是太天真了,但她并未因此瞧不起自己,一年多以前她還沒滿二十四歲,在那個年紀對愛情和喜歡的男人有憧憬,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,她也不覺得自己是戀愛腦,她又沒有為了陳博遠拋棄自尊和原則。
未來沒了和陳博遠偶遇的風險,明悅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都輕了,跟周仁相處的時候自如了許多。
訂婚宴之后的生活和前面半年基本上沒區別,兩人每天一起上班,晚上坐在一張桌上吃飯,聊聊白天的工作,如果有應酬的話,彼此也會提前知會一聲,日子過得平淡但也和諧。
這么過了一個多月之后,明悅忽然覺得,這種彼此沒有感情的相處模式真的挺輕松的,因為一旦有感情就容易有期待,期待落空就會失望,失望了就會有爭吵,吵多了,感情也會被消耗光,人無完人,世界上應該很少有人能猜中伴侶的所有需求、并且第一時間給回應。
婚姻本身就是一種合作,她跟周仁目前合作得很愉快。
而且,訂婚宴之后,似乎也沒見周仁和許靈惢有過聯系——當然,也可能是她沒看見,睜只眼閉只眼糊弄過去得了。
時間不緊不慢地過著,北城迎來了一年中最熱的七月,也到了放暑假的日子。
按慣例,暑假期間,周仁在國外讀書的弟弟和妹妹都會回來,老宅那邊也會辦好幾天的家宴,所有人都會回去住,今年是明悅第一次參加。
明悅雖然從小就經常到周家老宅玩兒,但過夜還是第一次。
舒欣早早地便為他們安排好了房間喊他們回去住了,她一腔熱情,明悅自然也不好辜負,于是在周仁的弟弟妹妹放假之前就搬回老宅住了。
舒欣給明悅和周仁安排的是側院的獨棟小洋樓,一共兩層,面積兩百平左右,比不了主宅那么大,但很適合過二人世界,也沒人過來打擾。
明悅適應能力還不錯,住了一兩天就習慣了。
周家老宅人多,熱鬧,長輩們對她又很好,明悅并不覺得拘束,相反還挺享受的,她是個比較喜歡群居的人,住在老宅比單獨跟周仁住一起有趣多了。
明悅和周仁回老宅住了兩三天之后,周義先回來了,之前訂婚宴他沒參加,這趟回來還特意帶了禮物給明悅送過來了。
周義回來之后第二天,周若也回來了,周若在周家的地位顯然要比周義高,她的航班還在飛的時候,長輩們就開始為她的接風宴忙活了,這天正好是周六,明悅便也參與進來一起幫忙。
周若打小就是周家的寶貝疙瘩,明悅比她大了兩歲,也能說是看著她長大的了,周仁這個長孫出生之后,周老爺子就想要個孫女,結果老二周義還是個男孩子,幸好幾個月后又有了周若——明悅小時候跟周若一起玩過一段時間,但周若初中就出國讀書了,后來明悅也去了美國,中間這些年都沒太聯系過。
明悅對周若的印象還停留在十一二歲的時候,時隔這么多年再見到周若,明悅差點沒認出來。
周若回來的時候,還帶了個
跟她身形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子,明悅一開始只看到兩人的側面,都不好判斷哪個是周若。
所幸這個時候,周仁出現了,他似乎看出了明悅的想法,為她指了指左邊那個。
明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「太多年沒見了,都有些認不出來。」
「嗯,你們變化都挺大的。」周仁心平氣和,完全沒有責怪她的意思。
兩人聊到這里的時候,周若正好帶著她的朋友過來了,這回直接打了照面,明悅盯著周若仔細看了一會兒,發覺還是能看見些小時候的影子的,她笑著和周若打招呼:「好久不見,歡迎回北城。」
小時候兩個人關系還不錯,如今又成了準姑嫂,周若對明悅也很熱情,「是好久沒見了啊,嫂子現在比小時候還漂亮,周仁你就偷著樂吧。」
周若嘴巴很甜,明悅被她夸得眉開眼笑,兩人簡短打了個招呼后,明悅便看向了周若旁邊的那姑娘,「這位是你的好朋友吧,今天留下一起吃飯吧。」
「谷雨,我最好的朋友。」周若挽著谷雨給明悅介紹了一下,她余光往周仁那邊瞟了一眼,「她每次回國都來家里蹭飯。」
「先進去坐吧,趕飛機應該很累了吧。」明悅看向谷雨,很熱情地招呼她一句。
谷雨似乎是有些拘束,尷尬地點了點頭,明悅看見她這個反應,還挺意外的,沒想到周若的好朋友性格如此內向。
一直到當天晚上吃完飯,無意間聽見周仁和周若兄妹的對話,明悅才明白過來谷雨為什么跟她說話的時候會表現得那么尷尬——原來她喜歡周仁。
明悅是在主宅的假山附近聽見他們兄妹談話的,她原本已經回到側院了,但回去之后發現手機落在主宅了,便走出來去拿。
看見周仁和周若的時候,明悅下意識地要上去說話,結果還沒開口,正好聽見周若打趣似的調侃周仁:「我還以為我跟谷雨能親上加親呢,沒想到啊。」
親上加親。
明悅最初沒反應過來這四個字的意思,但很快,她便聽見周仁嚴肅地說:「我訂婚了,別開這種玩笑。」
「嗐,你也知道是開玩笑啊。」周若笑著說,「甭擔心了,谷雨知道你訂婚之后就不惦記你了,她過來也是為了蹭飯的,她剛才還給我發微信說呢,以后你在老宅的時候她肯定不過來找我。」
周仁:「那就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