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陸景年司郁 > 第388章 不是搓海綿去了
    “好吧,你少喝些酒。”

    藍桉聞言站起來,到嘴邊的胃不好差點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走到樓下,一開始的女人追上來,一把扯住她,“藍桉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藍桉臉上的笑容依舊,可卻沒了對了司碭的甜,“我想做什么跟你有關系嗎?”

    “藍桉,我知道你想做什么,你這樣就不怕司家人報復你嗎?”女人拉著她的手,苦苦哀求,“藍桉,你別這樣,我們就當之前的事情都沒發生過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響亮的聲音讓大堂內瞬間安靜了。

    藍桉好像打人的人不是他一樣,“吳倩,有時候我真的很想殺了你,要是當初沒有你就不會有當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吳倩愣在原地,手也順勢松開,后退幾步,仿佛不認識眼前的人一樣。

    “美女的事情你少管,還有,管好你的嘴,要是我跟他分手了,你全家都得死,我可是什么都干得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藍桉長相甜美,可此時的表情和說出的話就跟小說里的瘋批美人。

    吳倩知道她做的出來,當初還不是抱著一個死人好幾天?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陸氏。

    得知司郁要來,陸景年早早結束了會議,在辦公室內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終于看見人進了電梯,上來,靠近辦公室。

    他立馬回到座位上認真辦公,司郁推開門見到的就是男人認真努力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躡手躡腳的靠近。

    就在即將靠近男人剎那,男人忽然伸手,一把將人抱在懷里。

    “慢吞吞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?”

    司郁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來我能不知道?”他親了親她的唇角,“是不是又吃甜食了?這小嘴怎么那么甜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給我嘗嘗。”

    司郁:“......”

    這男人就是找借口親她。

    一結束,司郁微微喘著氣趴在他懷里,“你趕緊辦完帶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了是不是?”他湊近她,允了下她的脖頸,“辦公室有休息室,也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陸景年!”她嬌嗔道:“再胡說我可就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說了,害羞了?”

    他低笑。

    司郁忽然感覺到手上上一陣涼意,低頭一看,是一顆褐色的小珠子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好眼熟啊。

    “這是佛珠,特地拿下來給你的,別摘下來。”

    本來回來就該給她的,但那時候還沒完工,只有一顆珠子也帶不上。

    “是從那位大師手里取下來的?”

    陸景年頷首。

    “那東西他會輕易給別人?”

    “不會。”陸景年掐著她的腰把人放在桌上,擠開她的腿進去,“是我搶來的,他沒辦法。”

    那和尚想拿其他東西給他,他沒要,要了佛珠。

    若是不給,整串拿走。

    司郁:“.....”

    強盜行為。

    “乖乖的,不管在什么情況下都不要摘下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放心,還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輕輕笑了,含住她的唇角,親個沒完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陸一進來,看見他懷里睡著的人下意識放輕腳步和聲音,“先生,五點有個飯局,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讓他們改時間,要么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好的。”

    陸景年看時間差不多,小心翼翼抱著人回家。

    跟在身后的陸一一整個大無語,自從有了司小姐之后,先生遲到早退早就成為了習慣。

    美色誤人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翌日,司郁躺在貴妃椅上曬太陽。

    “吼吼吼——”

    她看過去,糯米一個人自己玩得歡快,發出跟狗一樣的叫聲。

    她翻了身,一個落空,眼看就要摔下去——

    “怎么這么不小心?”

    及時趕到的陸景年接住她,心有余悸道。

    司郁愣了下,癟著小嘴委屈了,“你這個罪魁禍首還說,如果不是你太能折騰,憑借我的實力,絕對可以翻過來。”

    陸景年曲指彈了下她的額,“還說,明天我讓人把這里也鋪上地毯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多臟啊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乖乖的,給我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眼見糯米那只貓哼哧哼哧跑過來,陸景年嫌棄的移開視線,抱著自己香香軟軟的媳婦兒躺下。

    司郁趴在他懷里,一邊暗示糯米上來,“陸景年,你好像很喜歡我們學校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喜歡你們學校,是因為你們學校有你。”

    糯米跳上來,也跟著司郁趴在男人胸膛。

    下一秒被男人無情丟開,“乖寶,你怎么能讓其他生物躺在你的位置上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女兒。”

    聞言,陸景年眸色深了些,大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,“我的女兒只能是從你肚子里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不然我們開始備孕吧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一定要孩子?”

    司郁不解,“要孩子不是很好嗎?你想想那個畫面。”

    男人毫不猶豫的搖頭,“即便我們現在結婚了,我也不想要。”

    會打攪他跟媳婦兒的相處時間,會分走她的注意力、時間等等。

    這不是陸景年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男人抱著的她的力氣漸漸收緊。

    忽然,司郁推開他,一言不發的進了屋。

    陸景年愣了下,追上去,結果到了門口就被鎖在外邊。

    他臉色沉了沉,“乖寶,開門。”

    里邊的人沒回應,他找鑰匙,結果被從里邊反鎖了。

    他敲了敲門,“乖寶,開開門好不好?外邊很冷的。”

    房間內的司郁看了眼外邊晴空萬里的天色,不理他。

    她想要一個跟她一樣的女寶寶。

    吃過晚飯,司郁趁男人沒注意又將門鎖上了。

    一圈的傭人看著被鎖在門外的男主人,“.....”

    這種場面是他們能看的嗎?

    在外名聲大噪,人人懼怕的陸景年此時可憐兮兮的敲媳婦兒門。

    半晌,他沉聲道:“把門鑿開。”

    傭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夠猛!

    這場面他們愛看!

    好在不是所有人都沒理智,管家攔住他,“先生,您這樣不是讓夫人生氣嗎?”

    陸景年想了想也是,“去給我收拾客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翌日,原本約好一起去學校,結果男人上樓換個衣服,小媳婦兒就不見了。

    他臉色沉了沉,舌尖抵著下顎,真是不聽話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乖乖,你這是一晚上沒睡嗎?怎么黑眼圈那么嚴重?”祁嫵壞笑,“我懂了,你們昨晚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昨晚偷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偷牛?你確定不是搓海綿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