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撩春情江蕓娘宋文翎 > 第173章 一路生花

+1k在江蕓娘守孝的兩年里,盛京發生了好些事,不過大部分都和她沒關系。

只有一件事,半個月前先帝駕崩,李肅登基了。

新帝上位,宴請百官,江蕓娘也在受邀的人里。

許久不曾露面,這些人才想到江蕓娘是新帝的恩人,從新帝也請了江蕓娘這一件事,讓大家重新注意到江蕓娘。

要說江蕓娘的年紀也不大,才二十。

這兩年江家人沒什么有出息的,但盧家還是不錯。

而且新帝登基,只要新帝還顧念過往半分情誼,江蕓娘的日子都會不錯。

這么一想,來江家說媒的人又多了好些。

盧氏這兩年,都在操心女兒的婚事,對這些上門的人,都很熱情。不過孝期還沒過,上門的人也不敢提親事,只是說家里有個后生,有機會可以一起喝茶賞花。

“蕓娘,你看這個兵部尚書家的兒子就不錯,他家夫人和我嫂嫂還有點親戚關系。你看如何?”盧氏高興地給女兒介紹,這兩年沒有煩心的人,她吃胖了一些,笑起來更加慈祥了。

江蕓娘心知躲不過,只能直接道,“母親,我并不想嫁人。”

“胡說,哪里有姑娘家不嫁人的。”盧氏并沒有把這個話當真,“你現在有身份,那么多人輪著你挑,要是再過幾年,真的不好挑了。”

“可是母親,您有沒有想過,這些人是沖著我來的。還是沖著我是皇上恩人來的?”江蕓娘想得很清楚,不過是一些為了利益才來求娶她的人,不能當真。

這兩年里,皇上對她沒有另外優待,也沒有召見過她,可見皇上態度。

她要是識相,這輩子還能好好過。

但她想攜恩求報,那次數多了,皇上可不見得會容忍。

盧氏沉默了,過了會,嘆了口氣,“我就是想你好嘛。”

“可我現在就很好啊。”江蕓娘笑著摟住母親,“您看啊,您一心一意地寵愛我,哥哥嫂嫂又寬榮,我自個兒手里也有不少產業,何必嫁人去給別人端茶倒水,自個兒過日子不舒服嗎?”

看母親要開口,江蕓娘又接著道,“我都想好了,等孝期過去,我就去城外的莊子住。到時候您就對外說我生了病,身子弱得很,不能說親了。往后你們想見我,隨時都可以來,至于我自個兒,我閑暇就在莊子里喝茶看話本子,有時候和霍星云一起去其他地方看看,還可以順便去見見我的養父母。”

重活一世,該解決掉的人都解決了。

江蕓娘看得很開,她不想和其他人一樣成親生子,她的人生,由她說了算。

盧氏:“可是……”

“母親還在擔憂什么?”江蕓娘望著母親的眼睛,握住母親的手,“您一定不會嫌棄我的,不是嗎?”

“是這樣沒錯,可你就不想要一個自己的家嗎?你還年輕,萬一以后遇到心怡的男人呢?”盧氏有很多擔憂。

“那我再和他成親就好了呀。”江蕓娘笑著道,“我又不是剃發出家,不過是想過點清靜日子。好不容易沒人壓著我們了,難不成還要逼著自己去過不喜歡的日子?”

“哎,我說不過你。”盧氏覺得女兒說得很有道理,可一直以來的觀念走讓她下意識想反駁,只是腦子轉了半天,都想不到話來反對。

看母親默許了,江蕓娘高興地摟住母親。

她早就為自己做好了打算,這兩年和霍星云合伙做生意掙了不少錢,這輩子是衣食無憂了。

孝期一過,江蕓娘就離開了盛京。

外邊人聽說她病了,好些想去莊子看望,但都被盧氏攔了下來。

母親有盧家照拂,哥哥又是個踏實的人,嫂嫂雖然勢利一點,但這兩年變了許多。

江蕓娘不用擔心家里,只用過自己喜歡的日子。

莊子里什么都有,江蕓娘安頓下來后,就給養父母寫信。這兩年她也見過養父母,他們老了許多,江蕓娘給了一筆錢,讓他們在老家安頓下來,不用顛沛流離地走鏢了。

“等清明過后,我們就南下。”江蕓娘和夏荷道。

去年秋月嫁給了二勇,如今有了身孕,之前的四個丫鬟,只剩下夏荷一個。

夏荷打定主意不嫁人,江蕓娘自己都這樣,更不會逼夏荷嫁人。

孫嬤嬤年紀大了,江蕓娘給了錢,讓她和兒女養老。

身邊多了幾個小丫鬟,夏荷成了屋里屋外主事的人。

“若是秋月知道了,必定要哭一會兒。”夏荷笑著打趣。

“她懷了孩子呢,不然肯定纏著要一起去。這次南下,就不帶二勇了,讓他好好陪著秋月。”江蕓娘看著窗外的月亮,“我已經寫信告知我養父母,他們也很想我。”

“奴婢還沒去過江南呢。”夏荷期待道。

“那我還是去過好些地方。”江蕓娘關上木窗,“天下很大,咱們還有大把的時間,可以領略很多風光。”

夏荷幫主子吹滅了蠟燭,清明一過,他們便跟著霍星云的商隊南下。

商隊剛出發沒多久,遠處就傳來陣陣馬蹄聲。

霍星云敲響馬車,說宋家三爺找江蕓娘。

兩年里,宋文簡隔一段日子都會給江蕓娘寫信,江蕓娘卻是沒有回信。

明明一墻之隔,但江蕓娘態度明確,只是宋文簡不肯放棄罷了。

江蕓娘心中微嘆,“讓他去河邊等我。”

再見宋文簡,他鬢角的絨發長了些許。

“你……你要走?”宋文簡緊張地看著江蕓娘。

“嗯,天下很大,我想去看看。”江蕓娘認真地看著宋文簡,“三爺,我不是一個會困在內宅相夫教子的人。你的心思我明白,但看在你我過去的情分上,你放手吧。如今你得到皇上的青睞,以后會有大好前程,至于宋家那些事,我不知道,也不清楚。”

那場大火,到底有一些幸存的人,等江蕓娘知道一些蛛絲馬跡后,再想到宋文簡就不由打寒顫。

聽到這話的宋文簡,瞬間瞪大眼睛,這些年他明明偽裝得很好,“你……”

“過去的事我多說無益,不過你是迫于無奈,我不是你,指責不了你什么。但我想勸你一句,既然過去的事都過去了,你以后能爬多高,有多大的權力,我都希望你能是個好官。”江蕓娘看了眼路上的車隊,“時候不早,我得啟程了。咱們來日方長,有機會還會再見的。”

“蕓娘,你就沒有考慮過我嗎?”宋文簡還是不舍得放手,“到底是因為我這個人,還是因為我姓宋?”

“這個……都有。”江蕓娘道,“你是個聰明人,你懂的。”

她不可能再和宋家人在一起,更不可能喜歡一個心狠手辣的人。

要報復徐氏他們可以,但那場大火燒死太多無辜的人。

宋文簡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,現在才發現,早就被江蕓娘看穿了。那么在江蕓娘眼里,他就是一個卑鄙狠毒的小人。

這樣的他,還有什么資格追著江蕓娘?

宋文簡一路走回盛京,看著宋家的牌匾,不由冷笑。

原想著是他不夠厲害,才配不上江蕓娘,沒想到他早就暴露了。

次日他就辭官,變賣了了宋家祖宅。

就算他官至一品又怎么樣,江蕓娘還不是不要他了?

往后很多年,等他們再相遇時,江蕓娘才知道宋文簡回到他母親的家鄉,當了一個教書先生。

而這會的江蕓娘,則是一路南下,她收到了南淮安送來的信。

信中寫著,他又立了戰功,曾經他想過放下一切去找江蕓娘,但被江蕓娘拒絕了。

江蕓娘告訴他,他的才能得放在適合的位置,他還年輕,她也年華正好。他可以為邊疆威正八方,她去走遍山河萬里,若是他們有緣再見,那就是命中注定的緣分。

往后的日子,她會一路生花,自在又快活。

人生很短,江蕓娘想要隨心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