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禁欲小叔深夜來阮念念黎北寒風慕齊 > 第159章 黎北寒的隱瞞

楚歡遲疑的抓起筷子,猶豫了一瞬,還是道:“念念,剛才那些話……你不用放在心上!黎北寒都這么用心的準備你們的訂婚宴了,他肯定是認真對你的!你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阮念念打斷了她的話。

目光閃爍一瞬,她強行壓下心底的不適感,沖楚歡笑了笑。

“放心吧,我不會再多想了,你也別亂想,快點吃飯,嗯?”

她一邊說著,一邊又給楚歡夾了些菜。

反倒讓楚歡一噎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。

沉默幾秒,她只得也笑起來,嘗了一口菜,努力轉移話題道:“哇!這里的菜果然很好吃!看來我得考慮換一下禮服的款式了!不然那天吃多了怎么辦?”

阮念念似乎真的沒受剛才的事情影響,笑著接話道:“反正這酒店是祁云琛家的,你想來不是可以隨時來?”

“我才不常來呢!要是哪天真把自己吃胖了,你猜祁云琛會不會立刻跑路?”

阮念念聞言微微一頓,想到他們兩人的關系,心情有些微妙。

楚歡也沒再繼續這個話題,轉而問道:“對了,咱們那天不是碰到梁老師了嗎?你還沒跟我說,你們兩個之后都聊了什么……”

她順勢又換了話題。

兩人聊著聊著,便回憶起了上學時的趣事,讓飯桌上的氣氛總算變得輕松了些。

一頓飯解決,菜品也沒有任何的問題。

午后,兩人原本約好了要去看一場電影。

可出了酒店,阮念念卻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歡歡,我今天有點累了,下午想回去休息,不然我們改天再去看電影吧?”

楚歡立即便答應道:“當然沒問題了!你累了就快回去休息!不用管我!那我先回去了!”

她說著便要下車。

“誒你等等!”

阮念念趕忙一把將她拽住,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只是不去看電影了,送你回去還是沒問題的,你要直接回療養院去陪阿姨嗎?”

“對。”

楚歡沒再推辭,只是若有所思的盯著阮念念看了幾秒,隨即無奈的在心里嘆了口氣。

她太了解念念了。

她雖然嘴上不說,但剛才的事情,對她果然還是有影響的……

哪還會有什么心情看電影?

只是……她不愿意說出來,自己也不好再提了……

很快——

車子在療養院門外停下,楚歡下了車,回身看阮念念,還是有些欲言又止。

隨即便聽阮念念笑著道:“歡歡,替我向阿姨問好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楚歡下意識的答應了一句。

隨即便看阮念念沖自己揮了揮手。

她只得笑笑,轉身朝著療養院內走去,心思轉了飛快。

剛才的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,她得回去問問才行!!!

車內——

阮念念看著楚歡走遠,對司機道:“回去吧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司機應了一聲,緩緩發動了車子。

阮念念也關上了車窗。

可下一瞬——

“等等!!!”

阮念念突然驚呼一聲!

前方的司機也嚇了一跳,猛地一腳踩下了油門!

“嗤”的一聲!

兩人身形都是猛地一晃,那司機被這一下驚出了冷汗,趕忙發問:“夫人,怎么了?您沒事吧?”

阮念念沒有答話。

只是身形僵在原地,目光死死的看著盯著不遠處。

從她的角度,再加上車子剛好往前挪了挪,正好能夠看到療養院的停車場內部。

以及那輛從車型到顏色還有車牌號都讓阮念念不能再熟悉的汽車!!!

是黎北寒的!!!

他在療養院里?!

阮念念大腦一片空白。

腦海中盡是剛才楚歡手機上顯示的信息。

柳飄飄要醒過來了!!!

是因為這個嗎?

黎北寒放心不下,所以推掉了今天原本要和自己一起去確認場地的行程,趕來了這里……

“夫人?”

司機的聲音陡然傳來,驚醒了阮念念。

阮念念猛地回神,見他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,趕忙道:“沒事了,走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司機重新發動了車子。

阮念念呆呆的看著車窗外,看著黎北寒的車從眼角的余光中一點點溜走,心臟也一寸寸下沉。

下一刻,她突然掏出了手機,飛快按下一串熟悉的數字。

幾秒種后——

“喂?念念,場地看完了?”

黎北寒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,溫柔又自然。

他的周圍也一點聲音都沒有,十分的安靜。

阮念念猛地抿唇!

指尖也狠狠掐進掌心!

停頓幾秒,她這才語氣平靜道:“嗯,看完了,你那邊……忙的怎么樣了?還在公司嗎?”

“嗯。”

黎北寒沒有一絲猶豫!!!

阮念念的指尖再次狠狠刺進皮肉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,極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和平時沒什么兩樣,繼續問道:“那你……今天什么時候回家?”

“還不確定。”

黎北寒對答如流,又叮囑道:“你今天累了就早點休息,不用等我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阮念念輕聲應著。

隨即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道急促的腳步聲。

接著便是突如其來的安靜。

黎北寒似乎將麥克風靜音了。

卻也不過只有短短兩三秒的功夫,那邊便再度傳來他的嗓音。

“到家了記得和我說一聲,我這邊還有些事要忙,先掛了。”

他說著就要掛斷電話。

阮念念下意識便喊道:“黎北寒!!!”

她語氣急促,一時間有些沒有控制好音量。

黎北寒似是被她震了一下,停頓一瞬,這才回道:“怎么了?還有什么事?”

阮念念齒尖下意識啃咬著下唇。

“念念?”

黎北寒在電話里催促。

阮念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,緊抿的唇微微松動了一瞬,終于問道:“黎北寒,你……有沒有什么事情瞞著我?”

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在這一刻靜止。

阮念念屏息等待著黎北寒的回答。

接著——

她聽到電話里傳來一聲輕笑。

“又在胡思亂想什么?我們馬上就要訂婚了,不是嗎?還是你有什么不滿意地方,想再改一改?我可以立刻讓陳一去聯系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阮念念打斷他的話,語氣飛快道:“我可能……就是有些緊張,快到家了,先不說了,你去忙吧。”

“好,到家記得喝點張媽燉的湯。”

掛斷電話前,黎北寒最后叮囑了一句。

溫柔又耐心。

接著便是一陣忙音。

阮念念指尖一松,手機便“吧嗒”一聲掉在了腿上。

接著又突然一亮。

是今天那位負責場地布置的設計師,發來了新的消息。

【黎夫人,酒店這邊剛到了一批新的鮮花,我對比了一下,覺得比今天您看的那些還要合適,您查看過后覺得可以我們就進行更改。】

阮念念眨眨眼睛,突然覺得視線有些模糊,像是蒙了一層水汽。

是啊……

她和黎北寒……

馬上就要訂婚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