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假千金逆襲千億老公高攀不起余笙江逸 > 第226章 這次,也帶我走吧

私立醫院VIP樓層走廊里,我安安靜靜坐在手術室外的長椅上。

懷里抱著那件江逸脫下來的西裝外套,上面已經被血斑駁了。

走廊另一端,站著朱勝浩。

“我沒想到你還會回來。”

我盯著大理石地板上的紋路,并不想說話。

“他每次遇到你總是沒有好事。”穿著白大褂的人聳聳肩,“我一度以為離婚之后,他就解脫了。”

我充耳不聞。

他見我不答,又找了新話題。

“你應該也知道當初婦產科醫生撒謊的事了吧?為什么不告訴他?”

及至這句,我才抬起頭。

對面那人眉眼之間有股子挑釁的味道。

“他那么愛你,你說了他一定會信。”

朱勝浩這副神情讓人有似曾相識之感。

就很像……蘇靈。

“你喜歡江逸?”

朱勝浩像被戳穿了心事,眉宇間猛地挑了挑。

我并不覺意外。

他將頭別到另一側。

“他只當我是同學。”

我默不作聲。

此時此刻我對江逸的過往情史并沒有興趣,我只關心他能不能醒過來。

剛剛在救護車上,他問完那句話就昏過去了,我甚至來不及說實話。

“我當時不明白,他為什么會對所有追求者不假辭色,直到在他錢包夾層看見你的照片。”他像是對我說,又像是自言自語,“他是我們圈子最卷的一個,早出晚歸,跟人創業,什么項目都接,后來才知道是想快點做出成績,好回去找你。”

說來奇怪,沒想過有朝一日,我也能平靜聽別人陳述江逸曾經愛過我的歷史。

“本來還不是很服氣,但他都肯為你去死,不服也不行。”他自嘲笑笑。

我詫異地抬頭看他。

“你這是在勸我?”

“他不會有事的,”朱勝浩別扭地將頭扭到一邊,顧左右而言他,“手術室那幾個都是外科大牛,那刀并沒有命中要害。除了失血過多,其他的,慢慢調養就好了。”

我猛地起身,甚至因為動作過猛,有一瞬間低血糖。

但兀自強撐著。

“你說真的?”

朱勝浩站直身體,隔著一條走廊跟我對視。

“所以現在你可以想想,等他清醒之后,要不要說實話。”

從進醫院起便一直懸著的心重重落回原地,這一刻并不想承認,其實剛剛心里有想過,若是他真能熬過這關,我就告訴他實情。

有那么一瞬間,我想把手里的外套拋給對面,轉身就走。

然而鑒于之前他曾經撒謊騙我流產的事,我還是謹慎地選擇留下。

重新坐回冰冷的長椅上,“手術中”的紅燈依然亮著。

這場手術遠比想象中進行得時間更長,江逸和我二十多年來的經歷如跑馬燈一樣在腦海里跑了一遍。

然后我驚訝發現,我接受不了他在我面前離開。

他清醒時那句話敲在我心尖上,一下一下。

“囡囡是我的嗎?”

原本鑄就良好的心理防御被這句徹底擊潰,散落一地。

我想如果他在多堅持幾秒鐘,大概就能等到我的答案了。

紅燈終于熄滅,急診室門被里面打開。

我倉皇起身,眼前一陣陣發黑,眼淚瞬間彌漫出來,模糊了視線。

“手術很成功,但沒有脫離危險期。”白大褂的話如同機器一般沒有感情,“十二小時之后才可以轉入正常病房。”

給江逸安排的病房私密性極佳,為了保護江氏的股價,受傷的消息被嚴密封鎖。

江家大爺用了點手段,把整件事壓了下來。

蘇靈被送進監獄,江母因為身份特殊,暫時被扔進江家某個別墅關起來。

所有知情人都守口如瓶。

江逸的傷主要集中在腰部,是為了護著我留下的,雖然沒有傷及腎臟,但怕是要在床上躺一陣子了。

江爺爺親自回到公司坐鎮,家里只剩下江奶奶和囡囡。

我直到江逸醒了之后,才悄悄離開。

醫院的護理足夠專業,其實并不需要我。

我準備帶孩子按原計劃返回西班牙。

經歷生死之后,其實我和江逸之間已經談不上愛恨,所有的過往都在這場意外里被扯平了。

對于這個決定,江奶奶覺得很遺憾。

“不能再給他一個機會嗎?”她抱著囡囡,戀戀不舍,“那臭小子是做過很多錯事,但他對你是真的。”

我笑了笑,沒有說話。

曾經的種種早就不再重要。

江奶奶很懂得分寸,盡管唏噓,卻沒有再說什么。

囡囡對此倒是覺得十分遺憾,看得出來,她對這個新芭芭印象頗佳。

“他從壞人手里把我們救了哎!新芭芭真的好勇敢。”

“是啊,他很勇敢。”我抱著小姑娘從飛機往窗外看,這趟航班很快就要起飛,“所以囡囡以后如果談戀愛,也要找一個對你這樣全心全意的。”

小丫頭似懂非懂點頭。

前方有微微的嘈雜聲,身側原本空著的頭等艙位感覺有人落座。

我沒有回頭,卻見小姑娘睜大了眼睛。

下意識順著小姑娘的眼神看過去,但見一張熟悉的臉映入眼簾。

“又打算丟下我,自己走了嗎?”

我尚未找到合適的措辭回應,就聽他又道。

“沒關系,這次,也帶我一起走吧。”

【正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