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和離后戰神前夫死皮賴臉求入贅 > 第431章 眼線
  太后不止是懷疑,她甚至有七八成肯定了。

  當年隱太子妃查出有身孕前一天,太后曾夢到金龍入隱太子妃懷,身在皇家,又是太子妃,這個夢意味著什么,太后可太清楚了。

  隱太子妃在隱太子的掩護下逃離皇宮,這么多年,太后都沒放棄找她,就是因為那個夢。

  好不容易把人找到,卻只是一副骸骨,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了下來。

  隱太子妃生下來的,是先皇的皇長孫,還是先皇臨終前赦免的皇長孫。

  要皇長孫遺落民間,就算找回來,也成不了什么氣候,她想要一個沒有任何靠山的皇長孫的命易如反掌。

  可要明王是皇長孫……

  一個手握兵權,不止軍中,在民間也素有威望,還處處和皇上作對的皇長孫,那就是皇上的心腹之患了。

  太后越想越不安,姜嬤嬤道,“定是太后您多心了。”

  太后握著鳳椅道,“先皇留下的遺詔,沒準就和皇長孫的身世有關,這事絕不能掉以輕心!”

  “傳武國公來見哀家!”

  姜嬤嬤趕緊讓人傳召武國公。

  等了大半個時辰,武國公才來,道,“太后急著找臣進宮所為何事?”

  太后道,“哀家懷疑明王就是皇長孫。”

  武國公心頭一震,“這怎么可能?!”

  太后穩住心神道,“眼下能證實哀家猜測的只用常公公,不論你用什么辦法,給哀家撬開常公公的嘴。”

  “如果他還是一個字都不肯說,他這條命,也沒必要留著了。”

  此事非同小可,武國公不敢耽擱,當即就領命退下了。

  太后坐在鳳椅上,一臉陰沉。

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小公公進來道,“太后,元昭大長公主突發惡疾,右胳膊抬不起來了,封地上的大夫束手無策,請旨回京治病。”

  先皇過世,元昭大長公主都不曾回京,太后已經有五六年沒見過元昭大長公主了。

  元昭大長公主要回京治病,皇上不可能不同意,甚至都不用知會一聲,她想回京直接回來就是。

  請旨應該是不想奔波,要皇上派太醫去封地給她治病。

  要不是知道明王妃就是蘇大夫,皇上倒是可以給元昭大長公主一個恩典,讓蘇大夫離京去給元昭大長公主治病,如今卻是不能了。

  這么點小事,太后沒放在心上,小公公稟告完就退下了。

  元昭大長公主和已經過世的定老王爺是蕭承易最敬重的人,得知元昭大長公主突發惡疾,蕭承易希望她盡快回京,又擔心她的身子骨能不能經受得住回京路上的顛簸,可惜蘇月有孕在身,肚子已經大到出府都很勉強的地步了,不然他還可以考慮帶蘇月去封地醫治元昭大長公主。

  東熒郡王和元昭大長公主祖孫相依為命,元昭大長公主幾個月前安排東熒郡王進京,讓他一切聽明王的安排,可他進京至今,明王也不曾安排他做過什么事,終日閑著沒事和蕭祁蕭洵他們混日子,他本就想念元昭大長公主的緊,一聽元昭大長公主身體不適,要回京治病,他就待不住了。

  他恨不得立刻馬上飛回封地,護送祖母進京。

  他趕來明王府找蕭承易,向蘇月打聽胳膊突然抬不起來是什么病,但只憑一個胳膊抬不起來,蘇月哪敢斷言,藥也不能隨便亂吃,尤其元昭大長公主上了年紀,就更得小心謹慎了。

  蘇月道,“郡王別擔心,等大長公主回京,我會給她好好醫治的。”

  東熒郡王歸心似箭,他和蕭承易道別,蕭承易安排兩個暗衛護送他,東熒郡王就告辭了。

  這邊蕭承易送東熒郡王出府,那邊十五進來稟告蘇月道,“太妃屋子里一個丫鬟失手打翻了個茶盞,惹得太妃大怒,將丫鬟杖斃了……”

  這話聽得蘇月眉頭皺緊。

  太妃對待下人一向溫和,怎么會丫鬟打翻個茶盞,就將丫鬟活活杖斃呢?

  不放心,蘇月挺著大肚子去了松香院。

  剛進院子,就聽到院子里傳來的啪啪打板子的聲音。

  走進去一看,三個丫鬟兩個婆子被摁在長凳上挨板子,其中一個還是太妃身邊的管事媽媽,在松香院的地位不在云嬤嬤之下。

  不是一個丫鬟嗎?

  怎么是五個?

  云嬤嬤站在那里看著,見蘇月過去,忙迎上來,給蘇月行禮,“王妃怎么過來了?”

  蘇月道,“聽丫鬟說太妃突然動怒,我正好要給太妃把脈,就過來看看。”

  丫鬟趴在長凳上,忍著痛道,“王妃救命!”

  蘇月眸光從她們身上掃過,問云嬤嬤,“這些丫鬟犯什么事了?”

  云嬤嬤只道,“王妃進屋說吧。”

  蘇月便在芍藥的攙扶下進內屋,太妃靠在大迎枕上,逼了四次毒血,太妃臉色很蒼白,但見到蘇月,臉上還是擠出一抹笑來。

  蘇月走上前道,“母妃身子虛弱,需要靜養,那幾個丫鬟婆子怎么惹得您如此大動肝火?”

  太妃虛弱,云嬤嬤替她回的蘇月,“那幾個人是太后和慶陽長公主安插在太妃身邊的眼線,平常太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如今太妃已經不想忍了,就借著打碎茶盞,將她們一并處置了。”

  蘇月,“……”

  蘇月知道太妃身邊會有太后的眼線,但沒想到竟然有這么多。

  這和活在太后眼皮子底下沒差別了。

  蘇月道,“母妃受苦了。”

  這么多人看著自己,言行舉止都得格外小心。

  一日兩日還能忍,這可是長年累月。

  這在蘇月看來和坐牢沒差別了。

  不,甚至連坐牢都不如。

  太妃苦笑一聲。

  太后生性多疑,她要不留著這些眼線,她和明王決計活不到今日。

  如今和太后徹底撕破臉了,她也就不用再忍了。

  除了松香院的眼線外,墨玉軒也有兩個,內外院還有幾個,既然動手了,就要做到一個不留。

  蘇月給太妃把脈,道,“母妃恢復的挺好,再養幾日就能下床走動了。”

  太妃握著蘇月的手道,“母妃慶幸選擇了聽溫賢妃的話,讓易兒娶了你。”

  蘇月道,“王爺有母妃真心疼他,是王爺的福分。”

  蘇月陪太妃坐了會兒,蕭承易就來了,給太妃請了安,然后和蘇月回墨玉軒。

  剛走到墨玉軒院門口,一暗衛閃身出現,“王爺,查到武國公府關押常公公的地方了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