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鬼手醫妃:病嬌邪王太粘人 > 第747章 大結局(下)
  云蘇兵不血刃地解決了蘇老夫人。

  在那之后,蘇家就再也不敢找上門了,云蘇也懶得再關注他們。

  之后又過了半個月,蠻族的案子暫時告一段落,親自前去南地巡查的禁軍帶來消息,查實了鎮南軍勾結突發一事。

  此事一朝曝光,瞬間激起千層浪。

  隨著徹查的范圍越來越廣,查出的東西也越來越多,光是鎮北軍中,知情并參與土匪一事的大年將領就多達三十幾人,下方牽扯的小官數量更多,幾乎已經成了鎮南侯府的嫡系,這一拔出來,軍中上上下下都不干凈。

  天盛帝為此在朝堂上不知摔了多少次折子,氣得幾乎吐血,最后更是直接氣病了。

  但即使在病中,天盛帝也沒有輕饒了鎮南侯府。

  作為主要人犯的燕錦直接被判了斬首,鎮南侯府上下所有人都被停職,鎮南侯摘爵定罪,官降數級,而聽從燕錦之令、參與了調換土匪身份,瞞天過海的中低層將領,被革職入獄、抄家斬首的不計其數。

  京城里一時間蒙上血色,人人自危。

  皇帝鐵了心要嚴懲到底,誰也不敢給鎮南侯府求情,恨不得立馬撇清關系。

  而與鎮南侯府關系最親近的上官家。

  上官夫人直接“重病”在床,不問外事,上官老爺子更是拿出了大義滅親的架勢,在朝堂上主張一查到底。

  事情愈演愈烈,最后連“重病”的大長公主都被牽扯進來,沒敢給鎮南侯府求情,卻依然被天盛帝懷疑上,宮里開始重新徹查大長公主在侯府圈禁期間,暗傳消息的事。

  在這些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事情,云蘇一直待在鎮北王府,閉門不出,只偶爾聽人送來的消息。

  一個月后,她聽到周管家來報,蘇老夫人急病去世。

  蘇明昌被迫停職守喪,消息報上去后,不知是招了誰的眼,竟查出了蘇明昌以前在職期間,曾收受賄賂,替人掩蓋罪行的事情。

  于是,停職守喪變成了停職查辦,蘇明昌被下了大牢。

  本就搖搖欲墜的蘇家更是遭受重創,無人做主,李姨娘哭鬧著四處喊冤,被京兆府直接拿下,打了十幾板子送回來。

  恰巧這時,宮里正在調查大長公主的事情,不知查到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,等云蘇收到消息時,她只知道,慶安大長公主被太后召進宮中問話。

  人是白天進去的,晚上被抬出來的。

  理由是,暴斃而亡。

  緊接著,在大長公主喪事期間,鎮南侯府被除爵,兵權收回朝中,鎮南軍直接易主,在作為靠山的大長公主喪事還沒結束之前,堂堂侯府已經敗如山倒,一夜間樹倒猢猻散。

  云蘇聽到消息后,心里也不禁唏噓。

  她沒有偷偷去打聽大長公主為什么死,想也知道只怕與宮中陰司有關,天盛帝沒有頒布罪名,而是以“暴斃”的理由除掉大長公主,也是為了保全皇家顏面。

  誰敢打聽就是自尋死路。

  等到大長公主的喪事結束,燕家與鎮南軍的動蕩也漸漸平息時。

  云蘇才再一次接到蘇家的消息。

  當時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,天都漸漸熱起來了,蘇明昌入獄的事情終于被查明,雖然不是死罪,但也被判了革職流放。

  他這一倒,曾經靠著入贅云王府而爬進京城的蘇家,一夜間又跌回了原點,甚至比起從前的平民之身還不如,李姨娘、蘇云柔等人,直接成了罪臣家屬,被逐出京城。

  而屋漏偏逢連夜雨,眼看蘇家是一敗涂地,再也起不來了,蘇明昌的那些姨娘不愿意留下受苦,紛紛卷了蘇家最后一點錢財,帶著各自的兒子連夜逃走。

  有些狠心的,甚至連兒女都不要了,自己卷著家當就跑了,留下一堆爛攤子給李姨娘。

  李姨娘窮困潦倒,連衣食住行的錢都沒有,兒子丈夫全靠不上,但身邊還有一個貌美的女兒蘇云柔。

  她就帶著蘇云柔離開了京城,到了另一個城鎮里,把蘇云柔賣給了人販子,想換點錢去別的地方生活。

  結果沒想到,她的意圖被蘇云柔發現了,母女倆廝打起來,最后被上門收貨的人販子撿了便宜,一條麻繩直接把母女兩個捆了,從此下落不明。

  云蘇得到的消息就到這里,她也不知道這對母女最后被賣去了什么地方,但是以人販的貪婪,蘇云柔又長了一張漂亮的臉,連李姨娘自己都風韻猶存,可想而知,等待她們的不會是什么好下場。

  在蘇家一步步掉落泥潭的過程中,云蘇始終沒有插過手,她只是冷眼旁觀,想看看沒有了給蘇家吸血的人,他們自己會淪落到什么境地。

  結果,不出所料。

  會靠著吸人血來奢侈過日的人,一旦失去依靠,不用任何打壓,他們自己就能把自己玩死。

  這就叫孽力反噬。

  云蘇也沒有叫人再去查李姨娘母女的行蹤,而是派人將蘇家最后的結局,告訴了流放途中的蘇明昌,好讓他知道自己心愛的女人、疼愛的兒子女兒、寵愛過的姨娘小妾,最后都是什么結果。

  這是誅心!

  至于蘇明昌最后的死活,云蘇也沒有再關心。

  他如果死了,那就是償還云妙郡主的一條命,他如果活著,就是一輩子身心煎熬,永遠不得解脫。

  從此之后,蘇家與云蘇恩怨兩清,再不相干。

  時間飛快過去,京中在劇烈震蕩了整整三個多月后,數件大案徹底查清,風波也慢慢平息下來。

 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事情過去,終于可以恢復平靜的時候,北境邊關一封八百里加急的急報送到京城,再次掀起了巨浪。

  ——蠻族漠圖部落聯合周邊十數個小部落,整合大軍三十萬,揮兵南下,邊關告急!

  軍情如急火。

  天盛帝連夜宣召百官,君長淵也被急召入宮,徹夜未歸。

  云蘇在鎮北王府里等了一夜,心急如焚,直到第二天天色大亮,君長淵才一臉冷峻的帶著圣旨回來。

  “你要去邊關了?”

  云蘇沒有問宮里的意思,看到君長淵的第一眼,她心里就有數了。

  君長淵是不可能放下北境不管的,鎮北軍的主力全在邊關,他是三軍主帥,非去不可。

  云蘇心里清楚,毫不猶豫地說: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  君長淵微微一怔,低頭看著她,俊美幽深的鳳眸里漾起柔和的笑意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……

  天盛二十九年,蠻族部落率兵三十萬,南下入侵,叩關北境。

  邊境戰況危急。

  鎮北王臨危受命,領旨出征,王妃隨軍,同往北境。

  天盛三十年,北境戰火蔓延,波及大半草原,蠻族參戰高達五十萬眾,鎮北軍傷亡慘重,邊關血戰連天。

  同年冬,鎮北王攜王妃親兵三千,兵行險招,深入草原,以毒殺蠻族各部落將領十二人,士兵無數,掀起蠻族內戰,分化部落盟軍,以緩北境之危。

  此后三年,邊境戰火不止,綿延百里,全境百姓人人皆兵,死守邊關。

  天盛三十四年,夏。

  鎮北王設局入甕,王妃協助,將蠻族殘軍斬殺于野狼山,徹底剿滅。

  邊關大勝,北境安穩。

  陛下龍顏大悅,鎮北王攜王妃凱旋歸京,京中百姓自發于城門外百里迎接軍隊,擲果盈車,全城歡舞。

  ——

  【全文完】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