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蓋世圣醫 > 第1735章 這是我長大的地方
    聽到這話,江鳳凰的神色變得古怪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許久,最終搖了搖頭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既為仙人,又豈會死亡?”

    “江炎,莫不成你是在質疑我師尊?”

    江鳳凰皺起柳眉。

    江炎搖了搖頭,淡淡說道:“都到了這里,就進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跟我來吧!”

    江鳳凰頷首,帶著江炎走進宮殿。

    宮殿很空曠,但并不顯得奢華,相反,塵封老舊的味道在飄蕩。

    江炎望著宮殿的四周,發現墻壁光潔平坦,而在墻壁的中央,擺放著一口棺槨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我師尊的棺槨了。”

    江鳳凰走上前,畢恭畢敬的朝棺槨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“里面就是仙人之尸嗎?”

    江炎平靜的問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江鳳凰點頭。

    江炎走到棺槨前,安靜的觀察起了棺槨。

    棺槨不知以何等材料制成,非金非玉,摸上去一片冰涼,其上有一些奇特的紋路,彎彎曲曲,宛如一條條蚯蚓,又好似上古的符文。

    江炎注視著那些符文,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望了望四周的墻體,心中驟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猛地抬手,想將棺槨打開。

    江鳳凰臉色驟變,當即而喝:“住手,江炎,不可無禮,此乃師尊棺槨,先不說你根本打不開,就算能打開,我也不能讓你冒犯師尊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不開?那是因為你不懂其法。”

    江炎淡道,隨后雙掌覆在棺材蓋上,催起力量,念動口訣。

    只見棺槨上的紋路仿佛被注入生命般開始閃爍起金色的光芒,沿著特定的軌跡緩緩流轉。江鳳凰驚愕地看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只聽到“咔嚓”一聲,棺材蓋在口訣和江炎掌力的作用下,竟緩緩地自行打開了。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仙氣從棺槨中沖出,伴隨著陣陣異香,宮殿內的空氣仿佛都為之一清。棺槨內,一位白發飄飄的仙人靜靜地躺著,面色紅潤,仿佛只是睡著了一般。

    江炎注視著棺槨內的老人,不由長嘆一聲。

    江鳳凰也猛然意識到了什么,警惕的盯著江炎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知曉開啟棺槨的方法?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嚴格來講,我算是你師弟。”

    江炎苦澀一笑。

    “師弟?”

    江鳳凰迷茫了。

    “棺材內躺著的這個人,其實是我師尊,在我幾歲的時候,我的父母遭江家迫害,我被師父救出,離開大都,來到燕城,我這一身修為,皆是得他傳授,不久前他突然讓我下山,且自身要云游于外,我現在才知道,他并非是要去云游,而是知曉自己壽元將盡,來此壽終正寢。”

    江炎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江鳳凰臉色頓變,怒聲而喝:“不可能!你在騙人!你在撒謊!我師尊乃仙人,存在不知多少年,而且他早就死去,又怎是就近仙逝的?”

    “你見過你師尊嗎?”

    江炎反問。

    江鳳凰張了張嘴,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并沒有見過你所謂的師尊,只是得了這里的傳承,心存良善,拜其為師,你以為這棺槨里的人就是這里的主人,實則不然,他其實與你一樣,都只是這里的傳承者。”

    江炎說道。

br />     江鳳凰瞳孔頓顫,難以置信,繼而沉喝:“我憑什么相信你?你又憑什么認為自己所說就是對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要找一個江家的合適人選開啟這所謂的仙路嗎?”

    江炎平靜道。

    江鳳凰一顫,猛然間意識到了什么:“難道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錯,這其實就是老頭子給你我設下的局,他早就知道了你得存在,而他也想將這一切告知我,他知道我一定會為父母報得大仇,因而讓你引我來此!因為他知道,你只會選我。”

    江炎沙啞道。

    江鳳凰呆滯在了原地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沒想到,自己竟被利用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感到不甘,他雖然利用了你,但也為你準備了豐厚的報酬。”

    江炎平靜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報酬?”

    江鳳凰立刻詢問。

    江炎重新將棺槨蓋上,隨后朝江鳳凰示意,江鳳凰當即邁步而來,二人將手蓋在了棺材板上。

    霎時間,金光大方,一縷縷金色的粉塵從棺材內溢出,撒向四方光潔的墻體。

    頃刻間,那空白的墻體出現了大量金燦燦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老頭子死后之所以入此棺,便是因為此棺乃一法器,以肉身開啟,打造這座宮殿的原主人,或許給老頭子看了一次這墻壁上的傳承,而現在,老頭子則在給我們呈現傳承……”

    江炎低聲道。

    “這傳承是……”

    江鳳凰怔怔呢喃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口中的仙路……”

    江炎淡道,繼而轉身,朝宮殿外行去。

    江鳳凰怔然在了原地,許久,她猛地盤坐下來,開始參悟。

    她就像雕塑一般,坐于其中。

    或許接下來的十年,百年,她都會如此。

    畢竟,仙路本就不存在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了繁華的燕城。這座城市與江炎離開時并無太大變化,但對他而言,一切都顯得那么新鮮而親切。他穿過熙熙攘攘的街道,來到了那座大橋上。

    白霜雪正站在橋邊等著他。

    一切是那樣的熟悉又陌生。

    仿佛一切似在昨日。

    “你回來了。”白霜雪心中亦是不由感慨,聲音也顯得顫抖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回來了。我已經找到了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。”江炎深情地看著白霜雪。

    “還會走嗎?”

    “不了,以后,哪都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炎笑道。

    白霜雪緩緩依偎于他的懷里。

    在隨后的日子里,江炎與白霜雪形影不離,他們一起走過了燕城的每一個角落,分享著彼此的喜怒哀樂。而江炎也向白霜雪講述了他的經歷,以及那座孤山上的老頭子給他的啟示。

    “我帶你去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隨我來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二人攜手,來到了燕城外的一座大山前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哪?”

    “孤山。”

    江炎笑道:“這是我長大的地方!”

    (全書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