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廢材帝子,聽勸成婚后,我無敵了 > 第201章 封印,靜待大世重啟

龍鳳虛影環繞,天地大道齊鳴,眾星捧月一樣的圍繞著那尊頂天立地的身影。

光是看上一眼,就讓人有種神魂顫抖,忍不住想要跪服的感覺。

“小輩,傷本尊子嗣性命,今日當償還因果。”

葉長生瞳孔瞬間縮緊。

此人,是嬴皇?!

佛子面色難看,宣了聲佛號道:“前輩,此乃我等小輩之爭,您不該……”

“佛家晚輩。”

嬴皇開口,大道轟鳴天地顫抖。

“本皇為子報仇,莫要多言,退去。”

佛子張了張嘴,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。

嬴皇啊。

那可是真正踏入了天帝境界的頂級大能,真正能夠橫壓逐漸無敵的存在。

這樣的人物,根本不用在意任何的規矩束縛,所想所行,符合自己心意就好。

佛子長嘆一聲,深深看了眼面色平靜的葉長生,沒再多說什么。

天資如他,在嬴皇面前也就是個螻蟻。

“葉長生,可愿赴死?”

嬴皇開口詢問,平和的聲音卻讓三千大道顫抖。

葉長生眼中閃過一抹不舍之色。

他想起了前世的父母,今生的葉家。

重活一世,本來打算好好的享受生活,沒想到卻會是這樣的結局。

不過,他從來沒有后悔過。

“前輩,可否容晚輩和好友道別?”

葉長生拱手,神色中看不出什么喜怒。

“可。”

他走到阿哈身邊,想了想將自己的儲物戒指摘下來,遞到了阿哈手里。

“阿哈,這東西幫我帶回葉家,交給我爹娘。”

阿哈深深的看著他,將戒指緊緊握住。

他知道,在天帝境界的強者面前,沒有人嫩哥違逆其意志。

“好!”

葉長生忽然笑了起來,神色變得溫和了許多。

“阿哈,幫我給我爹娘下句話。孩兒不孝,不能再陪伴他們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告訴我妹妹,讓她好生修煉,莫要再貪玩。”

“嗯!”

“呼……”

葉長生深深的呼了口氣,臉上得笑意換成了一抹愧疚。

“再告訴清漪,這輩子,陪不了她了。”

“葉產生你!”

阿哈開口,話到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來。

“呵呵,阿哈,咱們能成為朋友,我很開心。”

笑了笑,葉長生轉身,抬頭看向了天穹裂縫之中那道不可直視的身影。

“贏皇,你大爺的!”

他忽然怒罵一聲,小小的身軀卻蘊含著永不屈服的意志,直接朝著裂縫沖了過去。

如此一幕,悲壯而又凄涼。

“呵。”

一聲輕笑,嬴皇只是微微俯首,眸光之中落在一片霞光。

看似輕柔,隨便一絲卻都能將大圣消融。

葉長生閉上雙眼,有些不甘的坦然接受自己的命運。

“老狗,爾敢!”

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喝響起,幾乎半個東洲都聽到了這個聲音。

虛空之中驟然浮現出一道無比磅礴的身影,散發著滔天威勢。

那落向葉長生的一縷霞光,被狂暴的氣勢瞬間吹散。

嬴皇目光一凝,語氣稍微嚴肅幾分。

“葉家主?”

“不然呢?你身為帝境大能,居然不要臉到出手對付一個小輩,真是越活躍回去了!”

法身毫不猶豫的開口大罵起來,隨手一揮將葉長生護到身后。

嬴皇眉頭微皺:“葉兄,何必失禮?”

“呸!你都要殺我兒子了,我還跟你講禮貌,你配嗎?”

葉父怒喝一聲,忽然間揮拳朝著裂縫就是一下。

拳鋒如同跨越時空,穿破一切阻礙來到了嬴皇跟前。

剎那間大道哀鳴天地俱靜。

帝境強者一擊之威竟恐怖如此。

嬴皇聲音陡然抬高。

“你怎會有這種實力?如何比肩天帝境?!”

伴隨著驚呼聲,天地裂縫在這一拳之下盡數泯滅,唯有嬴皇惱怒的聲音還在回蕩。

“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,本皇終會報仇!”

葉父對此不屑一顧。

威壓消散,法身泯滅。

葉父低頭看了看滿臉慶幸的葉長生,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。

“回家吧,你流浪很久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葉父伸手一劃,空間頓時出現裂縫。

就在兩人即將踏入的時候,阿哈忽然高喊道:“葉兄,你的戒指!”

葉長生回頭看了一眼,將扔來色戒指攥在手中。

“阿哈,諸位,有緣再會吧!哈哈哈……”

幾日之后,葉家。

熟悉的小院落之中,葉長生神色沉默。

他的面前放著一具透明的棺槨。

而顧清漪,就躺在其中。

“清漪,未曾想,那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。”

他輕聲呢喃,思緒飛回了被救的那天。

回到家的時候,葉父葉母神情凝重,有些欲言又止。

他看出情況不對追問好久,才得到顧清漪身體出了狀況,體內寒毒化作萬年玄冰,將自己冰封起來的消息。

驟然得知,葉長生如同挨了一記晴天霹靂。

好好的,為何顧清漪會將自己冰封?

后來在葉父講解之下,他才明白,九竅玲瓏仙體若是不能修到圣境,體內寒毒難以根除。

沉默許久,他終于做出了一個決定。

半年時間之后,葉家后山地底。

葉父葉母看著葉長生,嚴肅的問道:“準備好了嗎長生?”

“準備好了。”

葉長生點了點頭,神色一片平靜。

他躺在一池濃郁到極點的靈液之中,身旁就是自封的顧清漪。

“長生,此世源壁開始閉合,不是真正的大爭之世。”

“將你們封在神源之中,等到真正的大爭之世到來,你定然能魚躍龍門,踏上真正的帝路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葉長生微笑著答應,看向面容復雜的葉父葉母。

“爹,娘,要保重。”

“哎,傻孩子,安心的休息吧,就當大夢一場。”

葉父輕嘆一聲,無上法力涌動,最終將靈液轉化成了難以摧毀的固體。

葉長生的生機,也漸漸被封閉沉寂。

不遠處,早些時間已經封禁的葉瑤,面色平和的包裹在神源之中,朝向著兩人方向。

或許在未來某個世代之中,他們才會真正得解封蘇醒,再度踏入那恢弘壯闊的世界之中。

葉母依偎著葉父,眼神有些哀傷。

“我們,能等到那天么?”

“一定可以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