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穿成香江大佬的內地未婚妻陳宴北江瑤 > 第292章 陳太來了
  眼看簽約儀式走完,公司訂的茶歇還沒送到,市場部經理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。

  怎么辦?

  一會兒說不準大老板和朱靈靈也要來市場部參觀,到時候沒有香檳和甜點,干巴巴的場面,那不是丟公司的臉嗎?

  思索幾秒,市場經理把下屬叫過來,挨個下令:

  “琳達,你打電話去甜品店問問,看她們送的茶歇到哪兒了。”

  “麗麗,你去公司樓下的咖啡廳打包幾份蛋糕上來,作為備用。”

  “啵仔,你去公司茶水間,看看酒柜里還有沒有沒打開過的香檳。”

  所有人領命,分頭去做事。

  市場經理雙手交攥在一起,一臉焦急的等著大家回來復命。

  就在此時,前臺小姐踩著高跟鞋過來,問道:“周經理,是不是你們部分訂的茶歇?送貨的讓你們去前臺取東西。”

  聽到茶歇到了,周經理頓時松了口氣。

  但是一想到對方不守時,居然遲到了十五分鐘,一時臉色難看。

  周經理沒起身,對前臺道:“讓她們把東西拿進來布置好。”

  摩爾公司門口。

  江瑤站在一旁,兩個保鏢一人拎了一大盒蛋糕跟在她身后。

  進去通報的前臺小姐踩著高跟鞋又回來了,朝幾人丟下一句話:“你們自己把東西送進去,前面直走右轉就是市場部。”

  來都來了,江瑤也想進去跟陳宴北打個招呼,索性帶著保鏢進去了。

  市場部的辦公區是開放式的格子間。

  見到姍姍來遲的茶歇臺,周經理心底的火氣再壓不住,朝著提著蛋糕的保鏢道:“你們店怎么辦事的?有沒有時間觀念,居然遲到了整整十五分鐘!”

  “差點就害我們開天窗了!”

  保鏢只聽江瑤和陳宴北的話,對其他人只有一張冷臉。

  “你們那是什么態度,我在跟你說話,聽不見嗎?!”周經理再次對著保鏢發飆。

  江瑤是個護犢子的,兩個保鏢本來就是被她喊來幫忙,現在還要替丁芙妮挨罵,沒有這樣的道理。

  江瑤小臉一沉,冷冷掃了經理一眼,道:“你們找誰訂的蛋糕,就去找誰撒氣,我們只是幫忙把東西送過來,別的事跟我們無關。”

  無關?周經理上下打量江瑤一眼,才發現她肚子微微隆起,頓覺找到原因:“真是可笑,派你一個孕婦出來送貨,誰知道是不是你腿腳不便,在路上耽擱了時間?”

  去樓下打包蛋糕的麗麗也回來了,一手拎了一個口袋,踩著恨天高催命似地往回趕,因為走得太快,腳掌都快斷了,生怕耽誤事,沒想到剛回來就撞見這一幕,心中隱隱有火氣。

  她自然是不敢朝周經理發,這口氣只能朝著甜品店的人。

  啪地一聲,她把手里的蛋糕袋子往江瑤面前一擲,“你們怎么做事的,遲到這么久才送過來,那這些多買的蛋糕怎么辦?你把買蛋糕的錢賠給我們!”

  冤有頭債有主,江瑤還是那句話:“你們跟誰做的生意就去找誰,這家甜品店的老板叫丁芙妮,我只是她的鄰居,她摔傷了腿不方便讓我幫忙送貨,僅此而已。”

  “鄰居?那你還真是熱心,大著肚子還要幫人送貨。”

  麗麗顯然是不信江瑤的話,雙手環胸,抬著下巴打量她。

  見她穿著一條顏色艷麗的長裙,露出來的肌膚白得像雪,一張臉嬌媚滴水,四肢纖細只有肚子微微隆起,即使是懷孕的狀態也依然有十足的姿色,腦子里忽然蹦出一個想法:

  “穿成這樣,描眉畫眼的,我看你肯定是故意遲到,想吸引我們老板的注意力!”

  整個公司的單身女員工都對陳宴北異常關注。

  一聽麗麗這話,大家瞬間警覺起來,是呀,公司找這家甜品店訂過兩次茶歇,都很及時送到,偏偏今天這么重要的節點遲到,怕不是故意的吧?

  大家看向江瑤的目光不太友好。

  有女員工出聲諷刺:“呵,憑什么覺得我們老板會看上你一個肚子里揣別人崽的二手貨?人吶,還是得有點自知之明。”

  有人附和:“一個幫別人跑腿送蛋糕的,什么身份吶,也敢肖想我們老板。”

  “就是,有些人懷孕了也不安分,還穿得花枝招展的出來拋頭露面,打的什么算盤不要太明顯。”

  “說不定人家是劍走偏鋒,借懷孕放松男人警惕,再扮扮可憐,男人還不手到擒來。”

  聽著這些話,江瑤都要被氣笑了。

  她就是隨便穿了條裙子,連口紅都沒涂,更別說化妝了,看起來很像隆重打扮過的嗎?

  這要是在別人公司,江瑤早就讓保鏢出手教訓了。

  可這是陳宴北的公司,今天又是什么簽約儀式,鬧得太難看,難免讓別人看笑話。

  算了,誰的員工就讓誰管。

  江瑤轉身叫上保鏢,打算進去找陳宴北。

  一看她離開的方向,竟然是朝著老板辦公室的方向,市場部的女職員們頓時覺得自己猜的沒錯,這女的還真是沖著她們大老板來的。

  大家剛想上前呵斥,便見前面不遠處,一眾人朝著這邊走過來。

  其中被簇擁在中間的,正是她們的大老板陳宴北。

  而老板旁邊,跟著女星朱靈靈。

  關鍵朱靈靈身上還披著一件男人的西裝外套,寬大筆挺,將女人的性感曲線罩得若隱若現,就是這外套挺眼熟的……

  市場部有人眼尖,看出來了:“誒,你們看朱靈靈身上的衣服,是不是老板今天早上穿的那件?”

  這一提示,大家紛紛點頭:“對對對,就是老板的衣服!”

  “沒想到老板看著高冷,對朱靈靈還挺體貼的,是怕她走光吧,才把衣服給她披著,嘖嘖,肯定是男人的占有欲,我的女人,只能我看!”

  “噗,你還別說,老板跟朱靈靈站在一起,挺般配的。一個英俊高冷,一個性感嫵媚,好像電影里的男女主角。”

  “兩個人不會真在一起了吧?”

  “看兩人這模樣,八九不離十吧,不然為什么一眾女星里面挑了朱靈靈當代言人?”

  江瑤就站在這堆女職員旁邊,耳邊回蕩著這些人的討論聲,不知為什么,腳步生生頓在原地。

  她抬眸,望向正往這邊移動的人群。

  為首的男人高大俊挺,女人性感嫵媚,當真如大家討論的那樣,郎才女貌。

  酸澀從心口蔓延開來。

  本來孕婦的情緒就敏感,不知不覺,眼眸竟蒙上一層水汽。

  有女職員不經意偏頭看到江瑤的反應,心中浮起一絲隱秘的愉悅,就算長得比朱靈靈好看有什么用,還不是跟自己一樣是個愛而不得的小丑。

  女職員幸災樂禍:“哭什么呀,這就被氣哭啦,我就說你不自量力吧,我們老板身邊有朱小姐這樣的大明星,怎么可能跟你一個孕婦不清不楚。”

  換作平時,江瑤肯定毫不猶豫地懟回去。

  但她今天突然沒有心情。

  她討厭這種為男人爭風吃醋的戲碼,更不會允許自己變成這樣的女人。

  她吸吸鼻子,逼回眼眶里的淚,轉身就走。

  保鏢見狀,趕緊跟上去。

  “太太,你別聽她們亂說,我們少爺不是這樣的人。”保鏢試圖解釋。

  江瑤現在什么都聽不進去,冷著小臉,只想趕緊離開這里。

  幾米外,陳宴北不帶溫度的視線掃過人群,忽然看著一道熟悉身影往人群反方向離開。

  兩個黑衣男人緊隨其后,那不是,他手下的保鏢?

  心跳猛地快了一拍。

  陳宴北沒由來的心慌。

  腳步突轉,高大身影朝著人追過去。

  “陳少?”朱靈靈不明所以地喊了一聲。

  “老板!”陪同的高管們一臉懵逼。

  市場部的女職員們面面相覷,表情狐疑:怎么回事?老板怎么去追那個女人了?

  好奇之下,所有人也跟著轉了腳步,跟過去。

  結果就看到公司門口,他們向來冷靜自持的老板從后面拉住女人的手,想要將人抱進懷里。

  女人一直扭著身子,不讓他動她,小臉面無表情。

  江瑤是真的生氣了。

  前腳丁芙妮還沒走,后腳又來了個朱靈靈,身上還穿著他的衣服。

  他多有潔癖多注意分寸的一個人,平時除了她,都不讓別的人動他的東西。

  更別說讓別的女人穿他的衣服。

  說兩個人沒什么事她都不信。

  果然,男人沒一個好東西,婚姻就是愛情的墳墓,懷孕只是加速死亡而已。

  江瑤眼眶通紅,轉頭去按電梯。

  陳宴北擋在電梯門口,垂眸低聲哄著她:“怎么了瑤瑤?”

  寬大手掌去拉她的手。

  “別碰我!”江瑤一把甩開他的手,往后退了兩步,小臉冰冷地盯著電梯顯示屏不斷跳動的數字。

  電梯門打開。

  “讓開。”

  江瑤面無表情。

  陳宴北沒動,低沉的嗓音透著緊繃和慌亂:“到底怎么了,說話。”

  江瑤脾氣也上來了,不想再收斂自己性子,她本來就嬌氣愛作,現在心里不舒服了,也不必壓抑自己的情緒。

  “滾,我看見你犯惡心。”她直接說。

  陳宴北愣了一秒,似是沒想到她會這么說。

  趁著他分神,江瑤用力撞開他的身體,進了電梯。

  陳宴北跟著進去。

  電梯門很快合上,隔絕了所有圍觀的視線。

  電梯內。

  江瑤一言不發,眼眶蒙著一層水汽,唇瓣緊抿。

  陳宴北看著她這幅模樣,心口好似被插了一刀,心疼死了:“瑤瑤,是我哪里做得不好,惹你生氣了?”

  只有兩個人在的空間,江瑤心頭的委屈再憋不住。

  眼淚無聲地順著眼眶滑落。

  她沒說話,只是倔強地抿著唇,不去看他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