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超神玩家丁霽霖林希希姜巖 > 第991章 人生如夢(大結局)

g. .“還行……”

丁霽霖撓著頭皮道:“雖然長得一般,但一個個善解人意的,還會幫我擋酒,我覺得還不錯,都是一群為了生活而奔波的好女孩。”

“6~~~”

董小宛輕笑道:“行啦,說正事。”

“嗯,你說!”

“WSL世界冠軍的獎勵很快就會發下來,這次依舊還是敕封獎勵,不過可以多敕封幾個了,五虎將級別依舊還是五個,十二虎臣級別增加到了18個,二十四驍騎的級別增加了36個,獎勵在24小時內發放,你看著敕封吧。”

“好嘞!”

“對了。”

董小宛笑道:“我聽小道消息說,你打算功成身退,帶著林希希、姜巖退出江湖閑云野鶴了?”

“啊?”

丁霽霖大驚失色:“誰造的謠啊,怎么可能啊?我和希希雖然沒什么問題,確實可以退出江湖了,但小巖目前退不了,她還是得以學業為重啊!”

“嗯,也是!啊,不對?她去年不就大四嗎,難道今年又重修了?”

董小宛大驚失色。

“噓。”

丁霽霖沉聲道:“重修這話可不能亂說啊,我在我家小巖面前稱之為‘繼續沉淀學術成果’。”

“厲害了……”

董小宛哈哈大笑道:“不過沒關系,姜巖這么優秀的女孩子,能不能畢業都無所謂了,畢業不了還有一個女大學生的頭銜呢,爽的是你啊!”

“還是董總懂啊……”

丁霽霖哈哈笑道:“其實我也蠻享受去學校里跟小巖約會的感覺的,就是太顯眼了,老是被人圍觀。”

“從今以后更顯眼。”

董小宛道:“堂堂的WSL全球總決賽冠軍MVP玩家,外加三次國戰的MVP玩家,你現在的人氣是最頂尖的,難道不是天下誰人不識君?”

丁霽霖有些頭疼:“我倒是不想這么出名,有時候很尷尬的,去個廁所都有人過來噓寒問暖說丁隊要紙嗎?我只是尿尿而已,要個屁紙啊!”

“哈哈哈哈~~~”

董小宛笑得眼淚都快要出來了,道:“行行行,你繼續征戰國服也好,我這里剛好也需要你,聽說第四次國戰在春節期間開啟,有點棘手。”

“有啥棘手的?”

“咱們現在手握四座1級主城,盤子鋪得太大了。”董小宛悻悻然道:“兵力太過分散,一次比一次難打。”

“怕什么?”

丁霽霖道:“我仙霖有30W魔龍鐵騎,走到哪兒都是橫掃啊……沒事沒事,對了,聽說系統要開275級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據說是。”

“媽的,那我辛辛苦苦弄的一整套255級起源古器不是要貶值了?”

“不會。”

董小宛道:“起源古器是終極裝備,都是有序列號的,只有滿級玩家能佩戴,新版本一開所有起源古器的等級都會變更成275級,屬性也會更新提升,你要考慮的是準備一套255級備用裝備練級才對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丁霽霖繼續打探道:“聽說Z級副本要開放了,Z1套直接仙霖器起步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是,但據我所知Z級副本不能無限刷,每周都限定次數的,沒有那么容易湊齊,而且爆率低,別說湊齊了,就算能出個一兩件都相當艱難。”

“再說了,你一個湊齊一身滿級已融合起源古器的人湊什么熱鬧,Z1套也遠遠比不上你的一身裝備。”

“我這不是給兄弟們打探消息嘛。”

“哼哼~~~”

董小宛笑道:“第二輪、第三輪國戰咱們得獲利超大,霜鑣城、雪櫻城、白鳥城、魔龍城、圣天城這些城池給我們國服交納的稅款相當巨大,是一筆相當恐怖的收入,虛擬部那邊讓我獎勵你一點什么,說你是關鍵玩家。”

“直接獎勵錢吧。”

“啊?”

董小宛道:“你現在還差錢?”

“差啊,我有一個夢想,開一個全國連鎖網咖,把網魚網咖給干下去,名字我都想好了,就叫仙霖網咖。”

“行吧。”

董小宛輕笑:“那我助力一下你的夢想,去總公司那邊說一聲,這個獎勵直接折現,大約會免稅給你15E左右,供你自行分配,但你要保證接下來還能再戰一年。”

“行,我也不想太早退役,閑著也是閑著,天天跟怒鳥、M、永恒之火他們在世界競技場里切磋我還挺享受的。”

“享受就好。”

董小宛忽地正色的輕聲道:“丁霽霖,謝謝你啊,感謝你的出現,不然我的日子會相當難過……”

“客氣什么,回頭有空的時候請我吃飯。”

“行,你有空的時候來上海,我請你吃飯,包下一整個夜總會的女人陪你。”

“董總豪氣,但這話是能直接說出來的嗎?”

……

日子過得匆忙,人卻忙碌得十分充實。

次年,五月。

丁家老宅,鳥語花香。

三株櫻桃樹已經結果,紅紅的果實十分好看。

老電工爬著梯子摘櫻桃,下面的丁霽霖捧著盆:“爸,你小心點啊,要不你下來我上去摘,你這么大年紀還爬高爬低的。”

“沒事。”

老電工笑起來一臉的褶子,道:“我上門修理家電的時候也爬高爬低,沒關系的,這人啊,一旦開始不干活了,這渾身的零件都會開始松動。”

“還提你的電力公司呢。”

丁霽霖沒好氣道:“上次摔了一次,腿都差點斷了,還不長點記性啊,你實在太無聊的話要不我去開個百貨商店,你去當收銀員去。”

“收銀員?”

老電工笑道:“那不都是小姑娘做的事情,我一個老頭子做什么收銀員,你不是要開網咖嗎?要開的話趕緊開,我退休就去網咖里打掃衛生去,這事情干起來也順手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這時,老電工摘了一手的櫻桃,轉身看向站在櫻桃樹下的林希希和姜巖,笑道:“希希、小巖,你們想吃甜的還是酸的?”

“酸的!”

姜巖當即表態。

林希希道:“我還是甜的吧,酸的牙受不了……”

老電工立刻對丁霽霖擠眉弄眼:“酸兒辣女,看來小巖……”

“哎呀……”

丁霽霖頭皮發麻:“爸你想什么呢,小巖和希希都沒懷上,你可就別想美事了,我們現在還沒打算要孩子……”

老電工大怒,開始說教。

丁霽霖裝死,顧左右而言他,一旁的林希希、姜巖只是輕笑。

……

六月。

蘇州某咖啡店。

丁霽霖正襟危坐,左邊是林希希、姜巖,右邊是屑屑、南風,而對面,則是王亦之、王牧之姐弟。

“真要開網咖啊?”

王牧之一臉謹慎:“兄長你聽我說,網咖如今屬于夕陽產業,你開的話大概率是賠錢的,確定一定要追逐夢想嗎?”

“哼!”

丁霽霖輕哼一聲,目光中充滿霸烈氣息:“這網咖我開定了!”

“這是怎樣的執念啊……”王亦之戲謔笑問。

丁霽霖沉聲道:“當年我還小,第一次走進網咖的時候,看別人打英雄聯盟,那時候好想上手試試,但隨后就被我爸逮回家給揍了一頓,從那以后我就許下宏愿,此生一定要開個網咖,不然就會留下遺憾。”

“行。”

王牧之深深點頭:“作為兄弟,我支持你,我這邊倒是有不少人脈可以用得上,各地的經營許可證,地段之類的我都能幫忙,你這邊有管理團隊嗎?”

“有。”

丁霽霖左顧,看著林希希、姜巖,道:“這是我的兩位常務經理。”

然后右顧看向屑屑、南風,道:“這是我的兩位常務副經理。”

“6。”

王牧之笑道:“兩位常務副經理看起來像是混吃混喝的混子。”

“媽的!”

屑屑拍案而起:“王牧之,你狗日的休要欺人太甚!”

“咋還急眼了呢!”

王牧之嘎嘎大笑:“屑屑哥消消氣,今晚第二場我請!”

屑屑頓時目光淡然坐下:“那我只當剛才無事發生。”

……

仙霖基地。

外面有些喧嘩,丁霽霖下線便看到一群人簇擁著陳嘉走來。

陳嘉的懷中,抱著一座頗為沉重的獎勵,小姑娘的額頭上已然滲出汗水。

“陳嘉回來了。”

臨淵笑道:“嘖嘖,炎神杯冠軍獎杯拿回來了啊,厲害厲害,聽說白首三千劍都參賽了,陳嘉不得了啊!”

炎神杯,國內知名的明星邀請賽,這一次邀請了大量的S、S+玩家參賽,共計64位三天賽程,陳嘉最終斬獲冠軍!

“厲害啊……”

丁霽霖摸了摸獎杯,道:“這大概是目前為止國內最有含金量的個人杯賽冠軍了吧?”

“應該是的。”

小豬拿起獎杯:“給我,我幫你放到陳列室去。”

陳嘉則一把抓住了丁霽霖的手,“唰”的沖進了一旁的房間,直接就給了他一個34D的擁抱:“哥哥,我在外面打比賽你有沒有想我?”

“什么想不想的啊?”

丁霽霖額頭上青筋暴露:“希希和小巖陪在身邊呢,我想你干嘛啊?!”

頓時,小姑娘面露沮喪難過之色。

“行了,也想的。”

丁霽霖揉了揉她的小腦袋,滿臉無奈。

小姑娘展顏歡笑,不再計較:“哥哥,晚上去吃大盤雞怎么樣,好久沒吃了,我請大家。”

“必須的!吃!”

……

一個月后。

蘇州某監獄。

“吱呀……”

鐵門打開了,里面出來了一個平頭男子,正是軒轅大磐。

“臥槽,老子終于重見天日了。”

軒轅大磐踩了許久的縫紉機,表現良好,而且丁霽霖也讓陸斌多關照一些,終于提前釋放了出來。

他的身軀顫抖,眼中帶著淚光:“這個世界還是老子關進去之前的世界嗎?媽的,老子以后再也不會任性了……”

說著,他有些失望,一個接他的人都沒有,眾叛親離。

“呼——”

忽地一輛超跑在前方停下,車門打開,一個身穿西裝的年輕人拿下墨鏡,“給給給”的大笑道:“老大,沒有想到是我來接你吧?”

來的不是別人,正是逐風之刃。

緊接著又有幾輛車相繼停下,乘風沐雨等人也來了。

“瘋子!”

軒轅大磐嘎嘎大笑道:“聽說你把軒轅給發揚光大了啊,太好了,等我回去之后重重有賞,這個副盟主你是坐定了。”

“想啥呢?”

逐風之刃笑道:“我早就已經篡位自立了好吧,而且你都已經被踢出公會,就算是回來,我勉強能給你一個團長,我們軒轅現在任人唯才,以老大你的才華,給你個團長都是帶交情的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~~~”

軒轅大磐大笑:“沒事,只要兄弟們都在就行!”

一群人緊緊抱在了一起,頗顯得感情篤厚。

……

游戲中,北境。

一座巨型龍骨仙舟盤踞在北域上空,上面配備了大量的重炮、靈力武器等,并且由8000名甲士鎮守,規模比航空母艦都要大。

船頭上,坐著兩人。

一個是換上一襲黑裙的林瞳,美得不可方物。

另一個則是丁霽霖,一身起源古器,身后背著一柄起源古器級別的降龍劍。

他瞇眼看著遠方,道:“看來深淵又被斬殺一名君王之后,已經不敢再有什么動靜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林瞳道:“晚上吃叫花雞嗎?”

“咋地,你會做?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是說你做給我吃。”

“好的,姑奶奶!”

“嘿嘿!”

林瞳看向遠方,忽地若有所思的說道:“哥哥,你說很多人說人生如夢,如果真的人生如夢,那人生真的有意義嗎?”

“啊?”

丁霽霖思索了一會,腦海中浮現過林希希、姜巖、陳嘉、屑屑等人的畫面,笑道:“就算這是一場夢境我也覺得有意義,所以真實與否……重要嗎?”

他看向林瞳:“瞳兒,你覺得自己的人生有意義嗎?”

“不知道欸……”

林瞳轉身,背靠在丁霽霖身上,抿了抿紅唇。

“但若是你今晚給我做叫花雞,那我的人生便有了意義。”

(全書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