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筆趣閣 > 超能星武 > 0934、門后是什么地方
  李笑非看著手機屏幕呆了一會兒,總覺得這個日子好像是有點兒熟悉。

  “你醒了?”

  一邊下棋的年輕人扭過頭來,看向李笑非,道:“你昨天又發病了,大喊著‘這個結局不合理’,扔掉了筆記本,譚護士說讓你醒了趕緊吃藥,病才能好得快。”

  李笑非扭頭,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個塑料制的精巧藥盒,里面裝著紅色藍色白色的藥片和膠囊,也不知道是治療什么的藥。

  他沒有說話,而是打開抽屜,從里面拿出一個卷皺的筆記本。

  他打開筆記本看了起來。

  里面是一個粗制濫造的玄幻故事,主人公的名字叫做李笑非,融合了穿越、科幻、玄幻等風格為一體,像是一個大雜燴,到最后主角天命所歸,但竟然還是打不過最后的反派……

  李笑非揉了揉眉心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他還挺喜歡這故事的,就好像是自己親身經歷過一般。

  李笑非拿起筆,想要續寫。

  但突然卻腦袋空空,寫不出來一個字。

  因為結局進入了死胡同,看不出來,主角到底要怎么贏。

  主角的隊友已經死光了。

  而他的對手,似乎是一個永遠也都無法死亡的魔種。

  主角燃燒了自己,依舊無法抗衡這個恐怖的對手。

  李笑非看著筆記本,腦海里不斷地構思,足足一個多小時,依舊無法動筆。

  看不到希望。

  哪怕是玄幻小說,可以讓死人復生,也依舊看不到合理范圍之內主角贏下這一戰的希望。

  除非機械降神。

  但李笑非覺得,這個故事的結尾,不應該是這樣。

  他看著眼前的筆記本,腦海里閃過萬千的念頭。

  有那么一瞬間,他都覺得自己干脆隨便寫死反派得了,只要主角贏,怎么贏都無所謂。

  但不知道為什么,腦海里一個聲音,卻不斷地告訴他,不可以。

  不可以這樣寫。

  絕對不能這樣寫!

  不能。

  不!

  就在這樣的天然交戰之中,時間緩慢地流逝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就連一邊葉青和郝丁下棋的聲音,都仿佛在李笑非的腦海里逝去了。

  突然——

  病房的門被推開。

  身形苗條的清麗女護士譚青櫻走進來,簡單的查房之后,來到李笑非面前。

 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藥盒,年輕靚麗的女護士,柔聲道:“李作家,你怎么還不吃藥啊?要乖乖吃藥,病才能好,才能早點出院哦。”

  李笑非依舊盯著筆記本,沒有回應她。

  但譚青櫻卻依舊耐心而又溫柔,道:“吃了藥,病好了,才能寫出更好看的小說哦。”

  李笑非抬頭看了她一眼。

  總覺得這個女孩子,似乎是哪里見到過。

  而且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。

  于是,他看了一眼旁邊的藥盒,略微猶豫了一下,將其打開,所有的藥片都倒在掌心里,然后一股腦全部灌進嘴巴。

  譚護士貼心地遞過來一杯水。

  李笑非接過杯子,一飲而盡,將水杯還回去。

  一邊下象棋的兩個年輕人,看到這一幕都驚訝地睜大了眼睛。

  “居然這么聽話?”

  “李作家還是第一次乖乖吃藥吧?”

  兩人相互對視。

  譚護士則開心地微笑,像是哄小孩子一樣鼓掌:“好棒,加油,這樣配合治療的話,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  說著,又給李笑非量了血壓、心率等等,這才推著小車兒離開。

  李笑非依舊斜靠在病床上,拿著那本破舊的筆記本,一遍遍反復地看著上面的故事,越看越覺得荒謬。

  他想要下筆補完一個完整的結局,卻覺得怎么樣都不如人意。

  他在筆記上接了一行字,但很快就直接劃掉。

  “還是不行。”

  他放下筆記本,一扭頭。

  趁著旁邊的人不注意,張嘴,吐出了嘴里的藥丸、藥片和膠囊。

  是的。

  剛才他并沒有吞下這些藥。

  為了不被發現,他沒有將吐掉的藥丟進垃圾桶,而是直接裝進了自己的褲兜里。

  “我們什么時候放風?”

  李笑非看向一邊的兩青年。

  “放風?”

  “沒有哦。”

  “我們只能在病房里活動,走出病房算作違規。”

  “李作家,乖乖配合治療吧。”

  兩人像是說對口相聲。

  李笑非依舊沒有說話。

  他躺在床上,放空自己。

  時間流逝。

  他睡著了。

  其間,又有護士和醫生,站在病房門口看了好幾遍,發現李笑非一指都在酣睡,這才放心地離去。

  又過了半個小時。

  下棋的兩個青年,也都躺在床上睡著了。

  病房里想起輕微的鼾聲。

  片刻后。

  李笑非猛然睜開了眼睛。

  他躡手躡腳地下床,沒有發出一點兒聲音,光著腳,離開病房,在走廊里左右觀察,見到無人,這才快速地朝著廊道盡頭的大門走去。

  時間是正午。

  大門底部的縫隙,透過乳白色的圣潔之光,好像門外有一輪正當空的烈陽光徑直照射在門板上一樣。

  那金色的光,吸引著李笑非。

  讓他的心臟劇烈跳動。

  他來到大門前,輕輕一拉。

  大門紋絲不動。

  李笑非從兜里拿出了牙刷,以及一截細細的鐵絲,伸過大門的縫隙,開始鼓搗了起來。

  如果大門只是在外面扣住的話,那用這種簡陋的裝備,的確是可以將其打開。

  李笑非的心跳越來越快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有一種直覺告訴他,打開這扇門,那所有的疑惑的謎團都會解開。

  打開它!

  李笑非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。

  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身后傳來了驚呼聲,叫喊聲和腳步聲。

  “25號病人又跑了。”

  “抓住他。”

  “快,他在撬門。”

  “我早就說了加大藥量,他不是吃藥了嘛?”

  一群人洶涌而至。

  醫生和護士們都很憤怒。

  李笑非最終還是沒有能夠在被抓住之前打開大門。

  醫生們將他抬回病房,綁在了病床之上,從他的褲兜里搜出來了吐出來的藥物。

  然后,新的藥物被加大劑量后塞進他的嘴里,有護士捏住他的鼻子,灌水,強喂,確保他將所有的藥都吞進去之后,又打了一針鎮定劑。

  李笑非沉沉地睡去。

  病房里恢復了安靜。

  一邊的兩個青年,看著陷入沉眠中的李笑非,臉上都露出了笑容。

  “睡吧,睡吧,等到下一次醒來,你就會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。”

  “嘿嘿,睡吧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金色的陽光,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射進來。

  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在空氣中彌漫。

  略顯嘈雜的廣播聲傳來,正在播報俄烏戰爭的最新進展。

  李笑非緩緩地睜開眼睛。

  他感覺到一陣虛弱。

  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手機,上面顯示著時間——

  2023年9月17日。

  星期日。

  一個普通尋常的日子。

  “壞了,藥還沒有吃。”

  一個念頭瞬間跳出在腦海里。

  他記得自己昨天沒有好好吃藥,結果惹得主治醫生孫斐很生氣,今天好像加了幾種藥。

  欸?

  等等,什么藥?

  我是誰?

  我在哪?

  我在做什么?

  李笑非突然陷入了一種迷茫。

  他下意識地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環。

  哦,原來我叫李瑞。

  對了。

  我想起來了,我是一個病人。

  精神病人。

  喜歡寫作,經常胡思亂想,幻想著自己成為了舉世聞名的大作家,實際上到生命的第二十二個年頭為止,只在一個破舊的筆記本上寫了幾千字而已。

  還沒寫完。

  李笑非有些憂傷地看了看窗外,然后拿起旁邊小桌上的筆記本看了起來。

  上面密密麻麻地寫著字。

  這是他的作品。

  筆記本被隨意地丟在一邊,好像是剛剛墊過桌腿一樣,看起來臟亂,還有水漬浸泡的痕跡。

  金色的陽光照射在筆記本上,光束中有無數細碎的塵糜浮動。

  李笑非曾經幻想過,那每一個運動中的塵埃,其實就是一顆星球,上面有無數的生靈棲居生活,而無數顆塵埃彼此環繞運轉,組成了不同的星系和宇宙……

  自己的一呼一吸,對于這個塵埃宇宙來說,或許就是上百億年,無數的生命誕生又死去,就連塵埃星球本身,也經歷了無數的榮滅。

  這樣的自己,對于塵埃星球上的生命來說,或許就是至高無上不可想象的神。

  但實際上呢?

  在自己的星球中,自己不過是個精神病,虛弱的連自己今天中午吃什么都做不了主。

  有這樣的神嗎?

  他自嘲般地笑了笑,伸手抓過破舊的筆記本,翻開扉頁,開始看了起來。

  故事很粗糙。

  但不知道為什么,李笑非卻看的津津有味,越看眼睛越亮。

  這真的是自己寫的小說嗎?

  很精彩啊。

  而且,既然是自己寫的,為什么感覺像是第一次看到一樣?

  病房門被推開。

  李笑非扭頭看去,發現是自己的責任護士譚青櫻推著小車走了進來。

  例行檢查血壓,血糖,脈搏等等,然后又監督李笑非吃藥。

  李笑非接過藥丸和藥片,端著水杯,一顆又一顆地仰頭吞下,然后喝水。

  “乖,讓我檢查一下,有沒有把藥都吃干凈?”

  譚青櫻溫柔地笑著。

  李笑非張嘴開,讓他檢查。

  “不錯,都吃下去了,乖哦,今天的表現很好呢。”

  小護士夸獎完,轉身離開。

  李笑非依舊躺在床上看自己的小說。

  他無比沉迷。

  一個小時后,他看到了最后。

  意猶未盡。

  “身邊的五位戰友都死了,李笑非自己也近乎油盡燈枯,怎么看都打不過那個叫做寂滅的魔頭啊。”

  “一個合格的小說作者,當然不能亂寫,所以不能生硬地轉折,不能讓主角贏得莫名其妙。”

  “最后的結局,應該怎么破呢?”

  他陷入了思考中。

  但越是思考,大腦就越是混沌。

  之前吃的藥,有一種奇怪的能力,讓他昏昏欲睡,想要忘記一切。

  接下來的小半天時間里,李笑非一會兒清醒,一會兒昏睡,腦海中不斷地閃過無數的畫面碎片。

  那竟是小說之中的內容。

  他的大腦就好像是一個蹩腳的三流導演,將筆記本上小說里的那些內容,零碎散亂地呈現出來……

  一直到天黑。

  黑暗再度降臨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金色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,照射進來,讓略顯昏暗的房間多了一絲明亮。

  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,在空氣里彌漫,有些嗆人。

  耳邊傳來了略顯嘈雜的廣播聲,播報俄烏戰爭的最新進展,大鵝的黑海艦隊損失了一艘旗艦……

  李瑞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緩緩地坐起來。

  他呆呆地看了一會眼光,覺得一覺醒來,自己好像是忘記了什么。

  旁邊兩個下棋的憨批,又開始爭論悔棋。

  李瑞對此見怪不怪。

  記憶中這兩個分別叫做葉青和郝丁的病友,一直都是這樣,身為臭棋簍子而不自知,每天不亦樂乎,棋藝沒有絲毫的進步,吵架和耍賴水平倒是突飛猛進。

  李瑞對于它們下棋,倒是沒有什么意見。

  關鍵是這個家伙吵起來就很煩,經常打斷他的思路,導致他正在寫的一本小說無法按期完成。

  尤其是結尾,在兩個病友的吵鬧之中,陷入了僵局,永遠都無法落筆。

  “不如直接寫一個清新脫俗的,就說反派戰勝了主角團,然后重啟宇宙,讓一切都重新開始?”

  這個念頭在李瑞的腦海中一閃而逝。

  但他很快就否定。

  他很自然地端過水杯,然后隨手拿起桌子上的藥盒,將里面的藥,一顆一顆地就水吞下。

  一會兒。

  小譚護士進來查房。

  李瑞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。

  來病院這么長的時間了,這個叫做譚青櫻的小護士,一直都是他枯燥無聊生活中的小確幸。

  小護士長的漂亮,身材好,性格還很溫柔,李瑞曾經暗中發誓,等到自己治好了病,出院把小說發表了,賺錢娶小譚護士做老婆。

  “咦?今天居然自己把藥都吃完了?李作家,你不會是偷偷把藥扔了吧?”

  “嘻嘻,別生氣嘛,我檢查一下。”

  “哇,居然都吃完了呢,好棒好棒。”

  “孫醫生肯定會很開心的。”

  “只要這樣配合治療,你一定很快就能出院。”

  小護士確定李瑞沒有把藥丟掉,開心地表示贊揚,像是哄小孩子一樣夸贊李瑞。

  當她推著小車準備離開的時候,李瑞也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忍不住開口,道:“等等。”

  “恩?”

  小譚護士疑惑地轉身過來。

  李瑞問道:“小譚,外面廊道那扇大門,一直都是關著的嗎?門外面是什么地方?”

  小譚護士走過來,溫柔地伸手在李瑞的額頭上摸了摸,道:“也沒發燒啊,你忘啦?大門后面是重癥區啊,里面關著一些病的很嚴重的患者,其中一些有暴力傾向,打傷過病友,所以要分區管理。”

  “哦,是嗎?”

  李瑞撓了撓頭。

  他不記得了。

  自從生病以來,他忘記了很多事情,醫生說這是用藥后遺癥,出院之后就會慢慢好起來。

  小護士離開之后,李瑞心里有個奇怪的沖動。

  他想要推開那扇門,去重癥區看一看。

  也許那些更加嚴重的精神病人,可以給它帶來一些寫作上的靈感?

  但想了想,還是算了。

  萬一被醫生發現,估計又得加藥。

  他躺在病床上不想動,然后拿起破舊的筆記本,開始一遍遍地翻看情節。

  腦海里突然有多了一些閃爍的畫面。

  畫面清晰,都是大制作,一張張面孔栩栩如生,仿佛是生來就存在的另一斷記憶。

  李瑞對此并不陌生。

  他為什么生病住院?

  就是因為寫小說太過于投入,導致腦海里總是不斷地閃回一些小說畫面,以至于分不清楚現實和虛幻,所以才被送進了精神病院。

  李瑞閉上眼睛,不斷地觀摩那些閃爍的清晰畫面。

  就好像是在看某個大片的預告片一樣。

  結合這些閃爍的畫面,再反復的思考筆記本里面的內容,李瑞在殫精竭慮地為自己的小說,尋找一個可能的完美結局。

  突然,他腦海中的畫面定格。

  那是最終之戰,寂滅剖開了虛空,另一處戰場出現,劍仙林北辰死于復制體紫焰版本的畫面……

  劍仙林北辰!

  李瑞看到這里,突然就陷入了沉思。

  這種思考一直持續到夜幕降臨。

  晚睡前,醫生來查房。

  主治醫生孫斐對李瑞的狀況表示滿意,然后扭頭對小譚護士道:“25號的病情恢復不錯,今晚再打一針,大概半個月后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小譚護士為李瑞感到高興。

  然后給他打針。

  熄燈后,病房里陷入了平靜沉寂。

  李瑞昏睡過去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